武锅或走北重老路 阿尔斯通诡计屡试不爽

来源:中融网 作者:冬虫 发布时间:2012/11/14 6:56:52

    阿尔斯通意图私有化武汉锅炉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元芳,此事你怎么看?

    来源:中融网 特约撰稿人:冬虫

    ST武锅,一个曾经在电气设备行业处于领先地位的老国企,居然沦落到可能退市的地步,真是匪夷所思。为什么最近武汉锅炉的“退市”事件备受关注?

    笔者认为根本原因是,今天已在现代资本市场中摸爬滚打过的投资者们,已然幡然醒悟,不愿再为由“市场换技术”时代而留下的“沉疴”买单,更不能眼睁睁看着武锅在这桩“盲婚哑嫁”的婚姻中继续沉沦下去,国人希望从被“智力欺压”转变为主宰自我命运。那就让笔者带您一起探究其背后所隐藏的蝇营狗苟,扯下阿尔斯通最后一片“遮羞布”吧!

    实施债转股方案 为私有化武锅扫平最后障碍

    武锅近日公布的方案简单归纳起来:大股东阿尔斯通中国实施债转股,即将其所谓的对公司的部分贷款16亿人民币转换为公司股份。

    方案实施,阿尔斯通(中国)持有的原股本比例将从51%扩大到85.88%,武汉锅炉集团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例将从以往的6.91%缩小到1.99%,中小流通股股东原持股比42.09%缩小到12.12%。

    认为这样的方案得以实施的好处有以下几点,一是武锅股份的负债率将大幅降低,其资本结构和资产质量将显著改善,净资产将由负变为正,并且减轻利息负担;二是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融资能力和竞争能力均将得到显著改善;三是未来武锅能实现净利润为正,从而可以避免退市的风险。

    武汉锅炉公布的这个方案,表面上看是为维持ST武锅B不退市的一个理想方案,保护了中小投资者的权益不会因为退市而受到损失,大概这也是此方案高明之处。阿尔斯通的如意算盘是以“不债转股,就退市,再私有化”来变相胁迫中小投资者妥协。这是一个天大的阴谋,而且是一个早就设计好的阴谋。

    如果债转股的方案得以实施,阿尔斯通彻底私有化武锅的意图将得以实现,即使未来武汉锅炉因继续亏损而被终止上市资格,阿尔斯通也不会有任何损失,因为届时武汉锅炉已经彻底成为了阿尔斯通的资产,不会因为资不抵债而需要破产重组。

    阿尔斯通何以如此胆大妄为,公开掠杀“民意”呢?

    阿尔斯通最大的阴谋是“委托贷款”

    阿尔斯通进入武锅以后,不断通过银行向武锅进行委托贷款,这就是设下了一个很大的陷阱。法国人通过“委托贷款”的方式,既获得了“实质债权人”资格,又没有真正拿出真金白银;而银行只是作为“名义债权人”提供借贷资金,并获取利息及手续费用。但是最后武锅扮演了债务人,且由武锅来还款、付息。法国人只是凭着他财大气粗的国际跨国公司的名头就敷衍了其当初对武锅进行投资的承诺,还大言不惭的宣称对武锅进行了“给力”的支持。

    现在的结果是阿尔斯通,一个并未真正拿出过“真金白银”的“实质债权人”,无论“债转股”的方案是否被通过,无论武锅最后被退市,阿尔斯通都不会真正自愿发起对武锅的“破产重组”。原因很简单,一旦武锅进入“破产重组”程序,经过债权变更流程,这些债务的所有权未必就一定会落入阿尔斯是否通之手。

    如此一来,阿尔斯通彻底私有化武锅的心愿有可能因为债权所有人的变更而落空,这种情况是阿尔斯通最不愿意看到的。因为,目前的武锅无论从技术,还是新工厂产能等综合竞争力,客观上讲还是很不错的,如果其他竞争对手愿意出钱成为武汉锅炉的债权人,武汉锅炉将有能力在短时间内成为阿尔斯通该领域最大且最为直接的竞争对手。

    阿尔斯通最大的快感是“退市后私有化”

    如果债转股的方案未得到中小投资者的同意,而导致ST武锅B退市,那么,就不能完全将退市的责任归咎为阿尔斯通的不作为了,阿尔斯通的正面形象得以维护。

    届时,阿尔斯通也有充分理由来重组武汉锅炉,把武锅私有化,再度上演“北重悲剧”。也就是说ST武锅B退市与否,阿尔斯通都是赢家。如果债转股实施后武汉锅炉依然退市了,那么阿尔斯通将成为这场游戏的唯一赢家,既赢得了良好的声誉,也空手套得了武锅的资产。

    说阿尔斯通空手套白狼,也不过分。5年前阿尔斯通的一张空头支票,让武锅自己借钱投资建设新厂,而后来阿尔斯通极有可能通过与武锅的关联交易等手段变相攫取的利润,想必也足够买下武锅了。

    阿尔斯通如果有诚意:债转股方案并非唯一选择

    有媒体声称债转股或许是武锅投资者唯一的选择,未必。不知道这是阿尔斯通发出的命令,还是其帮凶在一旁的忽悠,反正都算是一种对“民意”的强奸吧。

    如果阿尔斯通真的很有诚意,且非常愿意支持武锅不退市,其实方案有很多种,例如:第一种方案,阿尔斯通对武锅采取免息免债的方式,保证武锅不退市,待武汉锅炉重生后,采取逐年还款的模式来收回欠款,并不需要转股。

    因为这5年中阿尔斯通承诺的投资并未兑现,主动承担债务,也相当于对当初其承诺未兑现的一种补偿;第二种方案就是上述我们提到的,阿尔斯通自愿提出“破产重组”,让各大竞争对手为当前的武锅公平竞价,价高者得,想必法国人还是有点舍不得。

    难道阿尔斯通对武锅还有比这更具诚意,更“给力”的支持方案吗?

    武汉锅炉业绩颓败与行业环境好坏无关

    迎峰度冬时期来临

    虽然受国内经济结构转型、国际经济疲软等影响,全社会用电需求持续下降,但四季度将进入“迎峰度冬”时期,用电增速有望在本季度企稳。据相关机构测算今年全年全社会用电量约为4.94 万亿千瓦时,增速5.2%,较去年有所下调。但火电发电开始企稳,全年火电、水电发电量预计分别为3.8和0.83万亿千瓦时。

    2012年1-9月,全国电力工程建设完成投资4634 亿元,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其中,电源工程建设完成投资2337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75%;电网工程建设完成投资2297亿元,同比上升4.36%。在电源工程建设完成投资中,水电完成投资821亿元,火电631亿元,核电519亿元,风电343亿元;相比较水电投资较11年同期上升29%,火电投资下降15%,核电投资下降2%,风电投资下降28%。

    电力工程建设方面,220kV及以上项目1~9月份进展略高于过去两年,累计新增变压器容量同比上升5.8%,新增输电线路长度同比上升7.1%,维持了6 月以来输电投运项目的正增长。

    从统计数据来看,2012 年前三季度火电设备产量仍然维持负增长,9月累计下降幅度度与上月相差不大,预计全年火电设备交货将低于预期,从各大主机厂火电机组的交货情况也可以看出此趋势。水轮机产量同比下滑幅度减小,今年审批的水电项目大幅增加,预计明年开始招标后,水轮机订单和产量将有所回升。

    虽行业不景气 但同行仍然飞速发展

    在今年行业并不理想的情况下,同属电气设备行业的东方电气、上海电气、杭州锅炉、海路重工等众多电力设备企业依然获得飞速发展。

    截止到第三季度,东方电气2012年前三季度实现销售收入296.99 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18.25 亿元,基本每股收益0.91元;虽较上年同期分别下降1.3%、21.5%和21.5%,但三季度单季度实现销售收入96.87亿元,净利润高达5.81 亿元。更不用说前几年电力行业高速发展阶段,这些公司都把握时机获得了巨大的增长和丰厚的业绩。

    查阅ST武锅每年的财务报表,将其近几年的财务数据与上述同行进行一一比较,实在相去甚远。

    数据来源:网易财经/个股行情/行业对比

    武汉锅炉2012年10月30日发布的三季度报表显示,2012年前三季度武锅每股亏损0.19元,营业收入仅为5.4亿元,同属于一个行业,为何武汉锅炉与同行业公司会有如此大的差距?行业增速放缓的时候不如人,行业景气的时候更被甩在后面。广大投资者不禁要问:武汉锅炉到底是一家怎样的企业?阿尔斯通入股后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阿尔斯通入股后接连亏损 他对武锅做了什么?

    ST武锅,一个曾经在电气设备行业处于领先地位的老国企,居然沦落到可能退市的地步,真是匪夷所思。为什么最近武汉锅炉的“退市”事件备受关注?

    笔者认为根本原因是,今天已在现代资本市场中摸爬滚打过投资者们,已然幡然醒悟,不愿再为由“市场换技术”时代而留下的“沉疴”买单,更不能眼睁睁看着武锅在这桩“盲婚哑嫁”的婚姻中继续沉沦下去,国人希望从被“智力欺压”转变为主宰自我命运。那就让笔者带您一起探究其背后所隐藏的蝇营狗苟,扯下阿尔斯通最后一片“遮羞布”吧!

    武汉锅炉到底是一家怎样的企业?

    武汉锅炉在其网站这样描述:“武汉锅炉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为始建于1954年的武汉锅炉厂。据了解,武汉锅炉厂建于1953年,是昔日全国锅炉制造业的“四大名旦”之一。

    1998年在深交所上市,注册资本为2.97亿元人民币。2007年8月,阿尔斯通完成了对武锅股份51%的国有股权收购。2009年9月,武锅股份顺利搬迁至位于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的新厂开始运营。

    新厂总投资达9亿元人民币,占地46.3万平方米,截止2010年底员工2046人,是阿尔斯通全球最大的锅炉制造基地,三分之一的产品将用于出口……武汉锅炉股份有限公司新厂坐落于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是公司于2007年投资兴建,2009年9月完成整体搬迁工作,2009年11月12日举行了新厂开业庆典……武锅新厂是目前全球技术最先进的锅炉制造厂,基本年产能450万千瓦。

    武锅集团于2006年4月14日与阿尔斯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共同签署了《武汉锅炉股份有限公司股份收购协议:武锅集团将其拥有的公司发起人国有法人股151,470,000股占公司股本总额51%)转让予受让人阿尔斯通中国,股份转让价款总额为人民币329,494,541.00元,折合每股价格2.175元/股。

    2007年9月19日公告,阿尔斯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已于2007年8月23日完成了受让武汉锅炉集团有限公司所持公司国有法人股(非流通)151,470,000股股份的转让过户手续。

    阿尔斯通入股武汉锅炉后都做了些什么?

    联姻阿尔斯通的广阔资源和全球领先的技术,武锅股份将致力于生产清洁环保的燃煤发电锅炉,公司主要经营范围:从事电站锅炉、特种锅炉、脱硫设备及其它压力容器及辅助设备等产品的开发、生产及销售。”

    一个拥有结合了阿尔斯通全球领先技术的企业,却在过去5年行业稳步增长的过程中失去了自己的行业领先地位,一再亏损?

    阿尔斯通入股武汉锅炉时曾经豪言壮语,要给武汉锅炉带来飞速的发展。5年过去了,武汉锅炉并未跟随行业的发展而迅速做大做强,反而连续亏损。如今的武锅几乎由一个还能自立的穷鬼变成了一个债台高筑的“烂杆子”。

    公司净利润由2006年的1000多万到2011年亏损2.6亿,今年前三季再亏损5601万元。反观阿尔斯通集团,这几年风声水起。

    根据阿尔斯通公布的财务报表显示(官网原文引用):2011年4月1日至2012年3月31日,阿尔斯通新斩获的订单总额高达217亿欧元,与去年相比增长了14%。第四季度新签署的合同金额高达66亿欧元,表现尤为突出。运营收入为14.06亿欧元,运营利润率为7.1 %,净收益利润额从2011/12财年的4.62亿欧元升至7.32亿欧元,增长了58 %。2011/12财年下半年的自由现金流强劲回升,继上半年出现负现金流9.14亿欧元之后,下半年回升至正现金流3.41亿欧元。

    在下一届股东大会上,阿尔斯通将提议发放每股0.8欧元的股票分红,与去年发放的每股分红相比增加了29 %。

    一个处于行业周期性低谷的企业,连续多年亏损是很正常的,但处于行业稳步发展的阶段却依然连续亏损,且背靠世界500强跨国公司仍连续亏损,是很值得人寻味的。


   

  武汉锅炉连连亏损 北重模式或再次上演 

    国内领先企业或成外企代加工厂

    “消灭竞争对手,最简单的方式就是买过来”。直接并购这家企业,同时通过债务转移,促使其经营恶化,直到最后完全消失。这种模式在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就已经开始有人使用了,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中国也比较普遍。很多外资企业通过并购,然后搁置中资企业的品牌,改为直接代工,或是通过培育区域竞争对手与合资公司竞争等各种手段,使得在中国市场曾经辉煌的很多企业包括“活力28”、“乐百氏”等逐渐消失或是沉寂。

    阿尔斯通入股武汉锅炉是看准了当时市场换技术的大环境,入股武汉锅炉,同时对外宣布投资9亿元新建厂房及设备,以改善武汉锅炉的竞争力。2009年11月16日,武汉锅炉股份有限公司位于高新区佛祖岭的投资9亿的新工厂正式投产,但是不要以为阿尔斯通真的给武锅下了血本,这9亿的资金全部来源于武锅自身从银行的贷款,所谓“委托贷款”充其量也就是相当于一个贷款担保而已。

    所以阿尔斯通不但没有给武锅送来一个大馅饼,反而从2007年到2010年这几年间,阿尔斯通很有可能通过关联交易等手段,促使武汉锅炉成为其代工工厂,由于外销和代工利润率的差别,导致企业净利润大幅减少。

    无休止亏损 难道要走北重老路?

    2006年武锅前五名客户销售收入占总额的40.77%,到2011年时这一比重达到94.21%,其中第一客户为武锅的关联方,阿尔斯通旗下的ALSTOM Power System GmbH营业收入金额为1.95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比例的37.61%。我们不难想象在这样的关联交易中留给武锅的利润还会不会比路边“狗啃剩的骨头”上的肉多多少。

    根据2007年—2011年武汉锅炉公布的财务报表显示,武汉锅炉的借款逐年增加,这几年累计借款额达103.59亿,还款达92.8亿。最高峰2009年其借额款曾达到40.59亿元顶峰。如此大额的短期借款和还款,对于一个每年营业收入几个亿的公司,到底用于什么?

    债务的增加,使得武汉锅炉的财务成本一直居高不下。在利润减少,财务成本支出不断攀升的同时,武汉锅炉开始了巨额亏损。

    2004年底,阿尔斯通和北京重型机电厂成立合资企业,也被视为“市场换技术”的范例,北重阿尔斯通成立后,便开始了无休止的亏损,从成立之日起至2006年底,公司巨亏6.16亿元,2007年亏损9144.93万元。  2008年3月18日,北重厂将手中所持合资公司北重阿尔斯通28.32%的股份贱卖给阿尔斯通中国,持股仅剩11.68%,后者持股比重则由60%增至88.32%。

    同时,北重阿尔斯通罢免了曾一手促成双方合资的北重系高管、董事长李济生。北重阿尔斯通中国市场的销售贡献从2007年的98%锐减至2008年的37%。这次合资的婚姻以失败而告终。有媒体曾这样描述过阿尔斯通与北重的联姻,“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却无比残酷。”武汉锅炉的遭遇也不过是北重模式的重演而已。

    《费加罗报》:阿尔斯通的真面目

    有媒体如此描述:关于阿尔斯通与中国企业合资的事情,海外媒体曾担忧阿尔斯通技术遭到泄露,但事实并非如此。法国《费加罗报》的一篇报道称,阿尔斯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他们采访时宣称:“我们只同意向与我们合资的、法方控制多数股份的企业转让技术。再说,中国人实际上不能掌握所有的资料”、“涡轮的叶片造型和合金比例全都在法国确定,不存在把制造诀窍告诉中国人的可能。”从阿尔斯通这位负责人的言语中透露出:“中国的合资企业实际上就是一个组装厂,一个代工加工厂。”

    武汉锅炉的含泪回味与愤慨期待

    2012年11月6日,*ST武锅B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实施债转股,即将阿尔斯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阿尔斯通中国”)对公司的部分贷款人民币16亿元转换为公司股份,同时,以每股2.18元的公允股价【这个交易价格与当初阿尔斯通入股武锅时候的交易价格2.175元/股几乎相当】,发行不低于7.34亿股。

    为了配合这次重组,公司还通过修改公司章程的方式,将公司普通股总股数由2.97亿股扩大到10.3亿股。若方案顺利实施,阿尔斯通(中国)持有的原股本比将从51%扩大到85.88%,武汉锅炉集团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例将从以往的6.91%缩小到1.99%,中小流通股股东原占股比42.09%缩小到12.12%。

    8%对58%,这是一场“蚍蜉撼大树”式的战役,也是一场“不在沉默中死亡”的抗争!“武锅”挣扎在退市的边缘,中小投资者誓言不再被法国人当“傻瓜”,无论各大媒体的专业记者,还是你我一样的看客,心中都难免慷慨直言,而阿尔斯通——这个处于风暴旋涡中心的巨人,却昂着高贵的头颅,睥睨的望着这些被它拖入痛苦深渊的“傻瓜们”,宛如看着一群蝼蚁在苦苦挣扎,不为所动。

    小散们愤怒的指控阿尔斯通企图先吸干武锅的血,再将其彻底据为己有。阿尔斯通却冷冷的抛出一个“债转股”方案,想要为这样一场巨大的阴谋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难道这就是武锅唯一的命运吗?我们期待团结一致的蝼蚁上演一出精彩的大逆转!(来源:中融网 特约撰稿人:冬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