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核查风暴下“撤回”的真凶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中融网 发布时间:2017/3/6 11:43:34

“预计很快将有新的一批IPO撤回名单出来。”业内人士表示,强监管年哪些问题IPO将会触碰红线,已经成为投行和市场密切关注点。

  2017年,对IPO发行来说绝对是春光无限好的丰收年。增速、增加上市公司供给,俨然已经是不可阻挡的趋势浪潮。在提速的另一面,监管也进一步加强核查力度,确保每一颗“珍珠”都是货真价实的“真珠”。2016年,曾被誉为“史上最严监管年”,在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的讲话中,亦提及“去年从IPO排队中撤回的有90家。”

从年初开始的一系列举措中,我们不难发现,2017的严厉程度将超越2016,成为“史上最最严监管年”。这种状况的延续,使得为IPO放行欢呼的券商,不得不被迫面对痛并快乐着的未来。

  IPO审核越来越严,连业内人士也忍不住感叹,在某些方面严得超乎预期。

  经过记者梳理,总体来看,除了在发审上对拟IPO企业的审核更加严格,证监会也在日前表示2017年将继续开展IPO企业现场检查工作,督促发行人提高信息披露质量,督促中介机构勤勉尽责,严把资本市场入门关,对IPO中的违法违规行为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通过率是否见底

  2月26日,刘士余主席再次强调,监管层花了很大功夫严把IPO的质量关,加大了发行人、保荐人的责任。去年以来,券商也真的落实了风险管控责任,包括一些拟上市公司和保荐人主动从IPO排队中撤回去的有90家。

  80%,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成绩,但对于IPO发审通过率而言,这已经是个低位。

  从首发上会审核通过率来看,2016年全年的审核通过率高达89.36%,但如果加上去年以来由证券公司督促企业主动撤回IPO申请的90家瑕疵案例,2016年全年首发实际审核通过率将变成67.67%。

  2017年开年以来,通过率数据就呈下降趋势。

  自1月开始,首发上会审核通过率已降至80%左右的低位。也就是说,虽然发行家数增加,但因为审核从严的原因,撤回和未通过的项目数量也同比增加了。

  对监管态度的坚定不放松,体现了此届领导班子对标准的坚持。“即使是对贫困县企业IPO要提高效率,但也是在坚持标准不变的前提下进行。”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明确表示。

  IPO批准提效与审核保质同时进行,持续盈利能力、独立性、运行管理规范性和会计核算等是被否主因。

  “严”的首先是对首次公开发行(IPO)审核标准是严的,即在加快批准IPO的情况下,审核标准不能降低,其目的在于保证上市公司质量,从源头上防止病从口入。

  谁被终止最多

  2017年才过了两个月,就有13家公司未通过IPO审核,这些公司的主承销商中,海通证券已经独中两元。而2016年前两个月仅1家公司、2015年前两个月仅2家公司,2014年前两个月没有公司未通过IPO审核。

  如果前两个月数据还不具有说服力的话,再来看看证监会对终止IPO的统计。

  虽然有关数据对终止IPO数据的公布较为滞后,但依然可以作为抽样样本存在。目前可查询的该数据仅统计至2016年9月,至此时点,2016年终止IPO的企业有73家,其中主动申请撤回企业55家。

  2016年6到9月,首发终止56家公司,主板公司有29家,创业板公司有27家。2016年前5个月终止审查拟IPO企业数量才17家,而6至9月,仅4个月的时间这一数量就达到56家。

  其中,IPO被终止家数最多的主承销商为招商证券广发证券、都为6家,中信证券排第二有4家终止,齐鲁证券、国信证券海通证券国金证券紧随其后,各有3家终止。

  在过去,业内人士认为中小券商在优质项目的承揽上处于劣势,所以IPO终止或者主动撤回的概率较高。例如去年主动撤回IPO的辽宁振隆特产,还收到了行政处罚决定书,信达证券则被处以顶格严惩。

  但,从上面的数据来看,今后曾被视为优等生的大券商们,也将在项目保荐上面临极大压力。

  四大拦路虎

  一边是IPO加速,一边是拦路撤回。看似矛盾的结果里,满满的都是从严监管,为投资者负责的决心。

  关于IPO遇阻的原因,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这还要分中止和终止两种情况。”

  从中止来看,按照《发行监管问答——关于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中止审查的情形》中止审查分为如下几种情形:

  情形一、申请文件不齐备等导致审核程序无法继续的;

  情形二、发行人主体资格存疑或中介机构执业行为受限导致审核程序无法继续的;

  情形三、对发行人披露的信息存在质疑需要进一步核查的;

  情形四、发行人主动要求中止审查或者其他导致审核工作无法正常开展的。

  一旦终止,IPO项目重新启动将要面临很高的成本。

  2016年9月前,终止IPO的企业共有73家,财务数据超期3个月自动终止审查企业有18家。据数据显示,主动撤回IPO的公司大多是因为业绩原因。市场人士提醒,这与2016年10月最后一周开始的新一轮IPO项目财务核查的展开有着重大关系。有数据显示,此前,证监会也对拟IPO企业终止审查的原因进行过归纳,其中报告期业绩下滑终止审查的企业占比高达43%。

  东吴证券发布分析报告认为,持续盈利能力、独立性、规范运行和会计核算是历年IPO被否的四大主因,占被否原因的80%。2014年新的创业板上市管理办法发布后,“会计核算”取代“募集资金”,成为IPO被否的四大主因之一。

  持续盈利能力问题包括盈利来源集中、业绩大幅波动、盈利质量不高、经营模式重大变化、核心竞争力缺失、原材料供应受限等方面;独立性问题包括关联交易、同业竞争、资产完整性等;规范运行问题包括内部控制、合法合规、资金占用、治理结构、资产权属等;会计核算问题包括会计基础、会计处理等。

  如由广发证券保荐的上海中洲特种合金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就因为业务规模效益不明显,抗风险能力不强,业绩波动幅度较大且下滑明显,未来业绩存在较大不确定性而终止IPO.

  现场检查加码

  “近日监管层正在我公司进行现场检查,我们都很紧张啊”。某大券商的投行负责人表示。

  证监会2017年将继续开展IPO企业现场检查工作,这无疑又将成为一道发行审核关卡。

  证监会于2016年四季度开展了首次IPO企业现场检查工作,首次现场检查共涉及12家企业。从2017年1月20日通报的结果来看,监管层对此结果不予留情,点明批评。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表示,通过检查,发现部分企业存在披露情况与实际情况存在差异,会计核算不规范,关联方和关联交易披露不完整等问题,证监会将以约谈提醒、反馈意见函形式告知并督促发行人及中介机构予以整改、落实。张晓军介绍,特别是检查中发现圣元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存在未披露关联方资金往来、部分贷款发放至实际控制人个人账户、大额现金支付等问题;上海基美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存在销售收入确认与实际情况存在不一致、财务人员兼职关联方财务工作、未披露部分关联方关系、销售佣金实际情况与披露信息不符等问题。鉴于上述问题涉嫌违法违规,已将相关线索移送证监会稽查部门处理。

  对于这个结果,一家知名券商保荐代表人表示,“现场检查科目繁琐细致,几乎面面俱到。”

  根据鹿港文化的公告,中国中投证券委派保荐代表人于2017年2月13日至2017年2月15日对鹿港文化通过现场考察生产经营场所、查阅“三会”有关文件以及其他公开披露的信息资料、查看募集资金银行对账单和入账凭证等手段进行了现场检查,检查内容包括:2016年度公司治理和内部控制情况、信息披露情况、公司的独立性以及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他关联方资金往来情况、募集资金使用情况、关联交易、对外担保、重大对外投资情况以及2016 年1至9月份公司经营业绩情况等。

  中国证券业协会于2017年2月24日组织完成了对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的抽签工作。本批参与抽签企业共120家。此外,中国证监会还将按照《通知》的要求,对盛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红星美凯龙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公司信息披露质量及中介机构执业质量进行检查。这些被抽查的项目能否经得起检查?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