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飞数据:应收账款剧增上市业绩造假

来源:中融网 作者:中融网 发布时间:2018/1/12 10:50:52

奥飞数据:大股东IPO前清仓  

应收账款剧增上市业绩造假员工薪酬数据造假频频

 

证监会网站在去年126日晚间公布的《第十七届发审委2017年第62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显示,广东奥飞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飞数据”)首发申请获通过。

令市场关注的是,1025日,新三板企业奥飞数据IPO首发申请,被发审会暂缓表决。奥飞数据的跌宕起伏中暗藏着诸多问题。

第二大股东在IPO前清空 涉嫌利益输送

奥飞数据是一家专业从事互联网数据中心(ICD)运营的互联网综合服务提供商,于2015715日开始挂牌新三板。

据披露,20143月,奥飞数据实际控制人昊盟科技将其所持奥飞数据公司200万股的股权以2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夏芳汝,持股比例20%,成为奥飞数据的第二大股东。

最让市场关注的是,奥飞数据说不清道不明的大股权在IPO前夕清空所持股份?

奥飞数据自挂牌以来一直采取协议转让方式,二级市场交易很少,在奥飞数据准备IPO前夕,作为公司第二大股东的夏芳汝却执着清仓——在201512-20163月期间却发生了频繁的交易,算下来夏芳汝三年投资获利1.2亿元!

半年后,201612月,奥飞数据便向证监会递交了IPO招股书,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

在公司整体变更后,IPO申报之前,持股如此多的大股东却将股份清仓,这是一般人难以理解的。

一旦上市成功,股权价值不可限量,但最熟悉公司运作情况的大股东却连续减持,不免让人怀疑是否自家人都对IPO没有信心?

事实上,夏芳汝乃“股神”级人物?

据奥飞数据新三板的招股书显示,1971年,初中毕业仅17岁的夏芳汝参加工作,最开始在湖南省岳阳市梅西供销社(隶属于岳阳市第二商业局)担任营业员;

20岁时调往同集团的蔬菜公司任门店经理,37岁升任蔬菜公司副总经理,2004年夏芳汝50岁退休。

20143月,退休十年的夏芳汝在奥飞数据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前突击入股,斥资200万元受让现第一大股东昊盟科技持有的奥飞数据20%股权。

一年后的201512月份、在挂牌公司IPO前夕先后16次卖出手中股票?以37.5/股和84.28/股分别卖出100万股套现过亿元。

这些异常现象必然引起证监会的关注——证监会在其反馈意见中明确要求奥飞数据说明,上述股东的履历、原价转让股权的背景和原因,股权转让方之间是否存在利益关联关系以及其他特殊安排?

还是股权蹊跷转让 没有什么解释

20049月,奥飞数据的前身实讯通信成立,注册资本为100万元,由孟祥玲、陈英明、金敏、雷昱、王朝泽以货币出资。

201112月,陈英明、金敏、雷昱、孟祥玲、王朝泽将其持有的5万元、55万元、3万元、30万元、7万元发行人股权全部以原价转让给奥飞数据现任控股股东昊盟科技,正式退出奥飞数据的股东层。

2004年成立的公司,相隔7年之后以原注册资本价格全部转让,如果不考虑奥飞数据当年的经营情况,这显而易见是一笔“亏本的买卖”。

原价转让一直围绕着奥飞数据,股神级的退休老太太夏芳汝2014年也是原价受让?

奥飞数据似乎有意雪藏一些信息——查阅招股书,未发现任何与原股东股权转让相关的任何披露信息。

 应收账款剧增 业绩造假冲击IPO

奥飞数据自2014年开始扭亏为盈,随后便开始了跨越式的增长。

据披露,2014-2016年和20171-6月,奥飞数据实现营业收入0.71亿元、1.6亿元、2.98亿元和1.83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99.67万元、2680.29万元、5556.97万元和3269.87万元。

令人担忧的是,奥飞数据的应收账款也突飞猛进。

数据显示,报告期各期末,奥飞数据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456.1万元、3266.4万元、6297.66万元和7885.59万元,占各期末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1.38%21.13%21.86%45.06%

招股书显示,奥飞数据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6.496.546.022.48,远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的行业平均水平。

奥飞数据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例从24.63%飞升到44.23%?!!同期周转率从6.49降到2.48!!

奥飞数据的应收账款增长速度超越了营业收入的,所以应收账款周转率下滑在所难免,相比于同行业来说,奥飞数据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偏低。

这就说奥飞数据有可能是以赊销业务换取了收入的增长值?!

还有更为明显的证据——奥飞数据和最大的竞争对手网宿科技长期合作!?

与竞争对手保持交易招股书显示,网宿科技为我国第一家上市的专业IDC服务商,为奥飞数据主要竞争对手之一。一般来说,竞争对手的交易比较少。但2014年至今,网宿科技竟成为了奥飞数据位列第二的五大客户之一,并且持续保持合作状态。

这一点反馈意见中也有提到,并要求说明向竞争对手采购和销售的原因及合理性、该类业务的收入占比、是否为赚取佣金收入的代理服务以及该类服务的会计处理方法?

值得注意的是,在应收账款大幅增长的情况下,奥飞数据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却在持续下滑。

发审委会议对奥飞数据提出问询的问题有以下五个方面:

第一,报告期内,奥飞数据存在超地域节点经营的问题。说明:(1)上述超地域节点经营的违规问题,是否存在后续被处罚的可能性;(2)如果不存在后续被处罚的情形,有权部门是否出具相关证明文件。

第二,奥飞数据报告期2013年经营亏损、2014年扭亏为盈并步入快速发展阶段。说明:(1)营业收入持续大幅增长的真实性及合理性,与净利润增速存在明显不匹配的原因;(2)境外销售数据的真实性;

(3)利润主要来源于带宽价差的合理性和经营业绩的可持续性;

(4)水电费与业务量变动的匹配性及合理性;(5)应收账款逐年上升的原因及合理性,坏账准备计提是否充分。

第三,奥飞数据需:(1)说明带宽复用率明显低于同行业水平的原因,毛利率较高的合理性和可持续性;(2)结合腾讯云和阿里云等互联网云平台及基础电信运营商向下游行业渗透的竞争环境,说明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及可持续盈利能力,相关信息披露是否准确完整。

第四,奥飞数据新三板挂牌信息披露内容与本次发行上市申请信息披露内容存在差异。说明是否对公司报告期财务会计基 ⒕营成果和内部控制产生影响。

第五,(1)结合报告期奥飞数据人员数量、薪酬水平,与同行业、同地域公司进行分析比较,说明薪酬水平的合理性;(2)2016年奥飞数据核心技术人员的最高年薪为23.98万元,说明核心技术人员是否有其他的薪酬激励安排;与同行业可比公司进行对比分析,是否存在刻意压低薪酬增加业绩的情形。

依赖税收优惠补贴较大 前景堪忧

奥飞数据业绩快速增长背后,税收优惠、政府补助是其两大重要利润来源。

2014年奥飞数据税收优惠、政府补助占利润还为零。

2015年便开始大幅增长,两项合计占利润总额比例上升至10.77%2016年这一比例进一步上升,来自政府的补助出现爆发性增长,两项合计占比大幅增加至17.19%

报告期内,发行人政府补助的金额分别为0.00万元、20.63万元、476.79万元和172.69万元,占发行人利润总额的0.00%0.66%7.38%4.48%。作为新三板挂牌公司和高新技术企业,发行人在2016年收到了多项政府补助。

目前互联网巨头们纷纷借助云计算插足IDC行业,阿里云、盛大云很早就推出了云主机等服务,云产品在过去一年进行大力的推广,也渐渐获得市场的认可,客观说对传统的IDC运营模式造成了冲击。

薪酬离谱 一人拿走高管三成薪酬

2016版招股书显示,2015年度董监高薪酬总计为215.85万元,占当年总利润的6.87%,而2017版招股书则显示,2015年度董监高薪酬为183.76万元,占当年总利润的5.85%.

此外,两版招股说明书和公开转让说明书在员工人数披露上也存在数据不一致情况,在挂牌新三板时,奥飞数据的公开转让说明书“公司员工情况”部分显示,截至20141231日,公司共有员工49人。但是其201710月和201612月两次报送招股说明书,都显示公司2014年员工人数为88人。

另外,在招股书“现金流量及资本性支出分析”部分,2016版和2017年版招股书披露的2014年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现金为339.54万元,如果按照当年员工人数88人来计算,2014年奥飞数据为每位员工支付月工资仅3200余元,而这其中还包括为职工缴纳的各项保险等,而这样的薪水在行业内少见!

这明显就是弄虚作假,也不知道这家新三板的转板的公司为何如此粗心大意

负债率高 资金链危机大

 2013年末、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20176月末,奥飞数据负债合计1,156.22万元、2,079.83万元、3,980.38万元、4,011.98万元、8,013.91万元;流动负债合计1,156.22万元、2,079.83万元、3,980.38万元、3,886.05万元、7,842.56

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80.75万元、-17.42万元、1,412.54万元、3,184.79万元、3,689.04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与净利润的差额分别为213.91万元、-417.08万元、-1,267.75万元、-2,372.18万元、419.17万元。

实际上,奥飞数据的高负债、资金链危机还将继续,因为公司的应收账款异常高。

奥飞数据的应收账款突飞猛进。

数据显示,报告期各期末,奥飞数据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456.1万元、3266.4万元、6297.66万元和7885.59万元,占各期末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1.38%21.13%21.86%45.06%

虽然奥飞数据的偿债能力指标不断提升,但是从行业横向比较来看,其报告期内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仍不及行业内的平均水平。

 

以上问题,截止发稿前企业均未回复,中融网将继续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