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R盛宴分羹:头部券商“吃肉” 中小券商“喝汤”?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中融网 发布时间:2018/4/4 10:07:03

  随着CDR政策的定调,这一庞大的市场变得清晰起来。

  3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下称“《若干意见》”)。由此,CDR正式由传闻摇身一变为推行在即的重要政策。

盛宴启动在即,不过,CDR暂时或只是部分头部券商的业务范围,对于众多中小券商而言,CDR还有点遥不可及,不过显然谁也不愿意放弃这块肥肉。

  事实上,除了重头的承揽保荐业务外,包括存托托管及交易佣金在内的多个环节券商都可以从中分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到,有些中小券商已在谋划发力经纪业务等环节。

  券商分食CDR链条

  CDR政策一出,市场目光都聚集在了前期试点项目的承揽上,此前也曾报道阿里巴巴京东等几家符合资格的企业已确定了保荐券商。不难发现,前期能承揽到符合门槛企业的券商寥寥无几,试点企业的资源属于少数派。

  但CDR业务链条并非仅有承揽和保荐业务,对于券商来说这是一项全链条的生意。具体来看,企业如果要发行CDR将会有存托机构、托管机构以及经纪人,几乎每个环节券商都可参与其中。

  “CDR对券商的收入贡献体现为承销保荐、存托托管及交易佣金,其中承销保荐为主要贡献。” 中金公司分析师王瑶平指出。

  首先是存托机构,是企业发行CDR主要的中介机构,一般由投行担任。在DR的发行和存续期间均负有一定职责。如在发行CDR时,存托人的主要职责是承销保荐,设计DR的发行结构,与投资者沟通,帮助公司销售CDR;在CDR存续期间,为CDR投资者提供CDR转让登记、市场信息更新等服务。

  “存托人是CDR发行最为重要的中介机构,承担的职责最重,故收取的费用也最高,主要收费项目是承销保荐的一次性费用,不排除后续可能收取服务费。由于存托人的实际职责和IPO类似,故收取费用的费率应该和IPO类似。”广发证券分析师陈福表示。

  “经过多年发展,目前我国证券公司已经具有一定的海外经营经验,部分券商足以胜任存托人的职责。”陈福表示。

  其次是经纪人,根据《若干意见》来看,CDR将在交易所上市,也就是说一般投资者也将通过在券商开具的账户完成交易,因此CDR的交易将会带来一定的佣金收入。

  但目前对于券商而言,是否能够作为托管机构尚不能确定。在《若干意见》中,暂时规定CDR的托管机构为中登公司。

  “但不排除未来会将托管机构的牌照开放给券商或商业银行,如果开放这也将成为券商的一部分收入来源。”北京地区一家中字头券商人士猜测。

  作为全链条的业务,众多研究机构认为,CDR业务将成为券商新的盈利点。

  根据中金公司测算,符合标准的中概股、港股如果发行CDR的形式回归境内资本市场,潜在的新增融资规模约在千亿美元左右,而以托管为主的承销、保荐业务将会每年增厚券商60-90亿元的收入。

  而具体到佣金收入,陈福则表示:“我们进行简要的敏感性测算以估算CDR可能为全行业带来多少交易佣金,假设日换手率为股票换手率的分界值3%,券商佣金费率为万2、万3、万4,这样三年合计佣金收入为7-13亿元。”

  中小券商的矛盾心态

  在目前券商业务创新难度加大,通道业务空间收窄的大环境下,CDR业务能够带来的确定性增量收入是所有券商都无法忽视的。

  不过,CDR的发行对券商综合素质要求较高,需要有国际化业务的能力与较完善的客户服务产业链,因此CDR发行主要增厚的是头部券商收入。

  但中小券商也不甘心放弃这样的机遇。

  “政策出了之后,周末公司连续组织了几场会议,从上到下都在想怎么参与到CDR的业务中来,但目前试点的企业门槛太高,我们手中暂时没有相关的项目储备。” 一家华中地区中型券商人士4月2日告诉记者。

  但该人士也表示,即便无法作为存托机构和托管机构,至少也要参与到经纪业务中。

  与此同时,记者还了解到一些中小券商在CDR业务的刺激下也开始谋划在海外布局。

  “如果要企业发行CDR的存托机构,一般会考虑在基础股票上市地有分支机构,且有相关业务经验的机构承担,因此如果在海外没有分支机构的券商,原则上是无法接触到这类业务,所以我们现在也在考虑要不要在美国、英国等几个地方设立分支机构,或者是办公室。” 一位沪上地区中小券商投行部的人士对记者表示。

  但为了CDR业务贸然在海外布局,对于中小券商来说是机会还是陷阱仍需时间来解答。

  “此前中小券商少有在海外花费大力气布局,单纯为了CDR业务贸然布局的话,如果CDR业务推进不及预期,对自身的发展也会有一些影响。但从长期来看,券商业务走出去势在必行,这一过程中可能会交一些学费。” 前述投行部人士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