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路上“劲敌”如林 内外交困下的马鞍山农商行

来源:新浪证券综合 作者:中融网 发布时间:2018/5/17 9:22:21

A股大门外的候场队伍中又多了一个年轻的面孔。5月初,安徽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马鞍山农商行”)正式向证监会递交IPO申报稿,这距离该行正式成立还不到九年。近九年间,马鞍山农商行不仅资产规模保持了较快增长,同时还在全国多地设立了20余家村镇银行,数量几乎接近该行分支机构总数的一半。快速扩张对资本的消耗已经显现,马鞍山银行资本充足率在2017年直接滑落7个百分点,同时,不良率高于同行、利息净收入比超过95%以及其他拟上市银行的竞争夹击,都成为马鞍山农商行上市路上的隐忧。

  资本承压

  5月4日,马鞍山农商行正式向证监会递交IPO申报稿,拟发行不超过5亿股。这是继亳州药都农商行后,今年安徽省第二家向资本市场进军的农商行。和多数农商行一样,马鞍山农商行经历了从农信社到农合行,再到农商行的两次改制历程。2009年6月,该行获批股份制改造,并更名为马鞍山农商行。截至2017年末,注册资本为15亿元。

  马鞍山农商行的一个特点就是“年轻”。本次冲刺上市距离该行成立仅不到九年的时间。记者对比发现,最近一批于2016年上市的5家农商行,从成立到首次披露招股书,多数都相隔10年以上,其中江阴农商行、常熟农商行是在成立14年之后发起上市申请的,张家港农商行是在成立15年之后。而从首次披露招股书到正式登陆A股,5家银行又分别等了1-2年时间。

  截至2017年末总资产达到551.23亿元的马鞍山农商行也坦言,作为现代股份制商业银行的运行时间较短。“马鞍山农商行规模较小,对于因经济环境的巨大变化或法律政策的重大改变而产生的风险,抵御能力较弱。”

  那么,它为何着急上市?该行也给出理由:根据未来规划,在多个领域的发展将会消耗大量资本金。推进本次发行上市工作能够为马鞍山农商行持续快速发展提供更多的资本补充平台。

  实际上,马鞍山农商行资本充足率面临的压力已经有所显现。数据显示,2015-2017年末,马鞍山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24.27%、24.86%和17.78%,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分别为20.36%、21.05%和14.81%,虽然2017年末的数值仍高于监管红线,但两个指标在2017年约7个百分点的下滑幅度较为罕见。

  资本承压的原因之一就是迅猛扩张。从资产规模来看,马鞍山农商行2017年增速仍在近14%的高位。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该行快速增设村镇银行也消耗了不少资本。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末,马鞍山农商行在甘肃兰州、广东冠周、江西赣州、河北廊坊等全国多地共设立了21家村镇银行,与该行全部总分支机构总数56家相比已接近一半。马鞍山农商行表示,仍在积极谋求在其他地区继续开设分支机构和村镇银行,但也同时提到“考虑到发起设立的村镇银行资产规模的不断扩大及业务创新等将持续消耗资本,同时鉴于日趋严格的监管要求,仅靠内源补充难以维持健康的资本充足程度”。

  业绩飘忽

  年轻的马鞍山农商行,业绩表现也不算稳定。2017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1.94亿元,同比下滑10.16%;全年净利润同比增长27.16%至4.3亿元。从合并利润表看,归属于该行股东的净利润3.81亿元,同比增长仅为5.9%,远低于2016年39.49%的同比增速。

  存贷款集中与过于依赖息差收入都是马鞍山农商行的软肋。招股书显示,该行主要在马鞍山地区开展经营,大部分业务集中在马鞍山地区。截至2017年末,约63.18%的贷款投放于马鞍山地区的客户,且未来短期内大部分的贷款、收入和利润仍将来源于马鞍山地区。

  “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是农商行的通病。不过记者注意到,马鞍山地区2017年GDP反超安庆,晋升为安徽省内城市GDP排行榜第三。

  而过度依赖息差收入,则是马鞍山农商行实实在在的硬伤。数据显示,2017年该行利息净收入为11.55亿元,占全部营业收入比高达96.78%,并且是在2016年回落到81.63%之后再次反弹,2015年该行利息净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也高达96.6%。

  此外,该行数以千计的股东数量也是一个较为头疼的问题。截至2018年3月12日,该行股东总数达1526户,其中法人股股东92户,合计持股86.68%。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3.850, 0.00, 0.00%)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很多地方银行按它原始的股东来看,可能数量都成千上万,单从归并等方面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马鞍山农商行的前十大股东中,国有法人股和社会法人股各占五席,持股比例超过5%的也仅有3家,分别为盛世达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0%)、江东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10%)、安徽安联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持股5.13%)。值得注意的是,盛世达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近1.5亿股份中,还有1.05亿股都已被质押。

  欠佳的资产质量也是马鞍山农商行面对的不利因素之一。2015-2017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62%、2.75%和2.32%,其中2017年的下滑与核销规模猛增有关。数据显示,马鞍山农商行2017年核销规模达3.37亿元,同比增长140.71%。不过,该行2017年的不良率仍明显高于行业同期1.74%的平均不良率水平。

  “劲敌”如林

  不只是自身因素,马鞍山银行还面临许多竞争对手。目前A股IPO排队序列已经有17家银行,其中8家为农商行。扎堆IPO的农商行中,较早的在2016年末就开始排队,同在安徽省内的亳州药都农商行递交IPO申报稿也早于马鞍山农商行。

  各行急求上市的原因颇为相似。展恒财富分析师李晓芳表示,银行普遍面临着较大的资本充足率压力,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严监管下对于银行的资本要求提高;二是根据原银监会的要求,2018年各银行需要满足《巴塞尔协议Ⅲ》中对于资本的要求,也就是说今年是银行资本充足率考核的“落地年”,因此地方农商行、城商行急于上市。

 各家银行都在摩拳擦掌,甘肃银行甚至在1月刚刚登陆H股之后,迅速和华泰联合证券签订了A股上市辅导协议。从体量来看,马鞍山农商行的资产规模在8家A股IPO排队农商行中位列倒数第二,与第一的重庆农商行相差超过16倍。加上甘肃银行这样“回娘家”的银行,马鞍山农商行可谓被“劲敌”环绕。

  不过,首创证券研究所所长王剑辉也指出,理论上说H回A速度可能稍快一些,但是如果在回归过程中出现经济周期变化或监管形势变化,导致业务受到影响、业绩出现波动,可能就会造成回A进程不顺利。同时还要考虑银行目前相关资产涉及的行业是不是被调控,如果涉及行业被控风险、去杠杆等,银行业绩可能也会受到相应波动。

  对于上述不利因素对上市有多大影响及如何应对改善,记者致电马鞍山农商行,该行一位内部人士表示,相关负责人本周在外,无法及时做出回应。记者 程维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