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向降准撬动万亿资金支持债转股 项目推进仍存诸多“痛点”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中融网 发布时间:2018/6/26 10:11:23

 6月24日,又一个周末,央行定向降准“如约”而至。

 央行宣布,自7月5日起,下调各类银行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鼓励5家国有大行和12家股份制行运用定向降准和从市场上募集的资金,按照市场化定价原则实施“债转股”项目。

  央行有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今年以来,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签约金额和资金到位进展比较缓慢,定向降准可释放5000亿成本适当的长期资金,形成正向激励,提高其实施“债转股”的能力,加快已签约“债转股”项目落地。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明认为,定向降准肯定给相关银行推进“债转股”提供了一些激励,也提供了一些动力,“债转股”的步伐应该会进一步加速推进。

  多名分析人士认为,除了资金短缺及成本原因,债转股推进缓慢还有双方价格分歧严重、资本计提政策待明确等因素。本次降准释放的5000亿元资金,债转股后将置换出一定的银行债权,腾挪出相应的信贷规模,这部分资金的投向也值得关注。

  项目推进缓慢

  从2016年10月新一轮“债转股”正式推出以来,已经签约的项目高达万亿,但实际落地项目仍较少。

  评级机构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副总经理王青表示,截至2018年6月,五大行“债转股”签约额约为1.6万亿,落地率仅为14.4%。当前“债转股”之所以存在落地难、 “明股实债”等现象,银行部门“债转股”业务面临较高的资金成本是一个重要原因。

  王青认为,本次降准释放的资金中约5000亿定向用于支持“债转股”项目,为银行参与“债转股”项目增加了长期稳定的低成本资金来源,主观上形成正向激励,客观上也提高了其实施“债转股”项目的能力。

  同时,央行明确要求,定向降准资金不支持“名股实债”和“僵尸企业”的项目。资产管理公司专业人士认为,债转股将银行的债权转为股权,对企业来说,资产负债率降下来了,达到了降杠杆的目的。如果是“名股实债”,短期资产负债率在账面上是降下来了,但只是体现资产负债表上,企业真正的债务负担并没有降下来。

  此外,由于银行缺乏股权投资经验,加上经济下行压力和资本市场波动,债转股实施机构和企业之间对转股价格的分歧也容易造成债转股项目推进缓慢。比如,债权是1:1转股还是打折转股,存在很大争议。很多债转股对象都是国有企业,股权的估值不能低于净资产。加上近期资本市场持续低迷,也让企业的估值承压。

  张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债转股”项目推进缓慢,最重要的问题是企业质量。好的企业不愿意进行“债转股”,愿意进行的,通常企业质量不太好。银行出于风险的考虑,不会轻易盲目推进。其次,银行的股权投资能力较弱,筛选企业的长期投资项目,专业性欠缺。

  中国东方资产战略发展规划部副总经理董裕平也认为,债转股推进缓慢,既有占用资金比较大,资金成本比较高的因素,也有未来债权转为股权后收益和前景不确定、退出困难等方面的担忧。

  “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需要从市场募集资金,现在任何一家机构拿到的资金都不便宜。”董裕平表示,假设银行对正常或关注类贷款实施债转股。实施后,对企业而言可以减轻每个月还本付息的压力,缓解流动性困境。对于银行而言,原来是债权人每个月每季度扣利息,现在变成股东不仅收益不确定,而且银行支持转股的资金来源端还需继续支付成本,相当于把企业还本付息的压力转移到债转股实施机构。

  此外,债转股推进缓慢的一大因素是关于资本计提政策并不明确。国信证券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剑曾撰文称,在现有监管要求下,利用银行2017年三季度末的数据静态测算,1万亿规模的债转股将使得五大行的资本充足率大幅下降65bp至13.07%,2年后资本充足率将降至11.53%,几乎触及监管红线。

  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规定,银行被动持有的对工商企业股权投资在法律规定处分期限内,即两年内的风险权重为400%,两年以后的资产权重将上升至1250%。目前,银行新设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代持债转股股份,但根据规定,实施机构需纳入并表范围,并表计算资本充足率时仍需遵循这一标准。

  置换出的资金投向何方?

  为了确保资金用于“债转股”,央行还要求相关银行要建立台账,逐笔详细记录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实施情况,按季报送央行等相关部门。

  法治化、市场化“债转股”项目大规模推进,张明认为,风险恰好就是违规和非市场化。他表示,债转股的情况比较复杂,过去也出了很多匪夷所思的操作,要担心一些企业利用债转股来“逃废债”。同时,要避免名股实债。在所有制上,“债转股”有利于国有企业,不利于中小企业。

  至于市场担忧的,降准后资金会流向房地产,影响调控效果。王青认为,降准资金均有专项使用规定,限制了其外溢到房地产等政策调控领域的能力,难以形成“大水漫灌”效果。

  本次降准释放5000亿元资金,在董裕平看来,宏观上有利于降低杠杆率,调整经济结构性问题。商业银行拥有大笔低成本的资金,可以加快推进市场化债转股项目落地。5000亿资金,如果按照1:1的比例撬动社会化资金,总规模就是1万亿,采用基金模式投行化运作。最终会使得宏观杠杆率会有明显下降,增厚风险的缓冲地带,提高宏观层面抵抗风险的能力。

  不过,董裕平也表示,银行通过债转股腾挪出一定的规模的信贷资金后,后续的投向仍值得关注。比如A银行存准率降低0.5个百分点以后,若释放500亿资金,要定向分配给债转股实施机构即A的全资投资子公司B.B公司用这些资金购买A银行给C企业的贷款,再把贷款转为股权。最终的结果就是资金又回到A银行的账户,不过A银行对C公司债权转为B公司持有的C企业的股权,即A银行获得一笔可贷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