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独角兽的困兽之斗

来源:第一财经 作者:中融网 发布时间:2018/6/28 10:26:09

 当独角兽欠缺核心竞争力,资本不再输血,又能支撑多久?

  花无百日红,彼时正是独角兽上升速度最快,竞争也最为激烈的时刻。人人网、开心网、凡客、蜜淘等曾经耳熟能详的独角兽们如今已经几乎不再有资本问津。而美国也有诸多曾经红极一时却最终昙花一现的独角兽们,如可穿戴设备鼻祖Jawbone,首家将信用卡读卡器嵌入消费者和商家的智能手机square等。

美国知名创投研究机构CB Insights去年9月发布的全球独角兽榜单显示,全球目前共有216家独角兽公司,前十名由美国和中国企业包揽,中国企业占据四席,是全球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独角兽企业所在国。而半年后全球独角兽公司增加21家,即一共有237家独角兽,其中来自美国的共118家,占49.78%;中国紧随其后,共62家占26.16%;排名第三和第四为英国和印度,分别有13家和9家。另从估值角度出发, 2018年独角兽总体规模达到8370亿美元,而真正达到峰值的是在2014年与2015年。

  大部分的独角兽还处于盈利亏损的状态,对资本存在依赖,以Uber为例,2016年收入为65亿美元,却又28亿美元的净亏损。1999 年时,科技公司上市前的平均年龄是四年,现在是 11 年。变化在于独角兽可以获得的私人资本数量增加。

  那么,当独角兽欠缺核心竞争力,资本不再输血,又能支撑多久?早在2016年,美国SharesPost就曾发布报告预言,美国将有近三分之一科技独角兽将会跌落神坛,最终估值跌落到10亿美元之下。SharesPost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Greg Brogger甚至认为,哪怕独角兽公司的估值继续上升,也并不意味着都走对了路。2017年,包括BuzzFeed,Vice Media 和 Credit Karma等在内的独角兽公司都未能达到收入目标。有观点认为,这只是开始,我们将看到更多的独角兽死去。而司机上,多个财务模型预测结果显示,多达80%的独角兽公司或将在两年内失败。

  遥想2011年的硅谷,随处可见爱尝鲜的“科技新秀”们的手腕上围着一个手环,写着浅浅的Jawbone字样。正是那一年,Jawbone以运动手环为切入点,登上了可穿戴设备浪潮的“王座”。然而,Jawbone并没有抓住这一优势,当竞争对手们开始进一步开发运动手环的自动识别体征状态、加设屏幕丰富感官和使用感时,Jawbone并没有开发新产品,反而因为无法无线同步和并未实现防水功能让消费者失去了信心。仅仅三年,Jawbone就陷入了多项纠纷,并于其代工厂商伟创力和Fitbit开始打官司,加速内耗。2016年2月,Jawbone融资1.65亿美元,估值腰斩50%,仅剩15亿美元。

  与此同时,创业公司越来越多的失败案例。除了知名公司,例如Fab.com、Quirky、Homejoy和Secret之外,许多其他由风投支持的公司也正在走向倒闭,裁员也越来越频繁。除Jawbone外,Mixpanel、Twitter、HotelTonight,以及许多其他公司也通过裁员去减少费用支出,降低烧钱速度。美国知名风投Benchmark合伙人比尔·古尔利(Bill Gurley)曾在个人网站上撰文称,许多当代创业者对失败或裁员的概念了解甚少,因为距离这类现象的大规模发生已过去很长时间。

  微软在智能手机软件靠Windows phone曾经独领风骚而成为独角兽,但由于Windows phone上应用太少,反应速度太慢、手机价格太高,消费者逐渐转向用户体验较强的苹果公司超强和届时手机软件免费的安卓手机,Windows Phone转瞬丧失先发优势,任其后进行了上百亿美元的投入也仍不得不宣布移动领域已无法赶上苹果和安卓。比尔盖茨曾留下微软离破产永远只有18个月的经典名言,在移动互联网浪潮的冲刷之下,霸主尚且如此,更何况是独角兽们。

  目前已经成为互联网巨头的企业,比如Facebook、Uber、谷歌等等,大多从“独角兽”发展而来。虽然在初期发展阶段的规模都不大,但在短期内实现规模扩张,估值不断提高,成长为独角兽企业,最终发展为互联网巨头。长江后浪推前浪,“骨灰级”的独角兽也不可掉以轻心。创立14年以来的社交网络独角兽Facebook此前面临公司成立以来的最大危机。拆解Facebook的收入构成,其中98%来自广告投放的收益。而Facebook的广告收益源于公司从用户处获得个人行为的数据,并对其进行特征分析,从而投放精准广告。而此次用户“数据门”事件发生后,有调查显示98%的受调查用户投了不信任票。

  2017年3月Snap 以每股 17 美元的价格上市,当时它的股价在上市后的首个交易日上涨44%,但现在其股价已经低至12.98美元。Snap在今年初对应用的界面进行了大幅的重新设计,使其首席执行官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在今年年初遭遇到了外界广泛的批评,不仅用户,甚至斯皮尔格的妻子都对新界面表示不满。在今年5月公司公布财报后,Snap的股价跌至每股10.5美元,是从2017年3月Snap上市以来的最低水平。

  外部环境瞬息万变,竞争对手虎视眈眈。不论是“新兽”还是“老兽”,市场对试错的包容力似乎都在下降。沉醉在市场份额的自满中忽视研发、创新、人才、市场需求和反馈,都可能打坏一手好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