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做市商退出超1000家次 有人“逃命” 有人坚守

来源:解读新三板 作者:中融网 发布时间:2018/7/17 18:19:50

始于2014年8月的新三板做市制度,至今运行时间接近四年。这一全新的交易制度初衷是由专业的做市商来给难以估值的成长性中小企业提供双向报价和流动性。经历过前两年的短暂繁荣后,随着市场流动性的不断减弱,做市企业状况不断,做市制度正在经受前所未有的考验。

  Choice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每天都有做市商在退出,半年多时间券商退出做市企业累计超1000家次,这一数字已经超过2017年全年的854家次。

兴业证券今年已退出96家做市

  “现在已不参与做市业务了。”一位券商前做市部人员向解读君说道,这只不过是低迷的新三板做市市场的一个缩影,做市商们正在加速离场。

  Choice数据显示,截至7月13日,做市商累计退出做市达1024家次,而去年同期仅为378家次,今年做市商退出的速度已是去年同期的2.7倍。这也是四年以来做市商退出的最高峰。

  截至目前,共有91家券商为新三板企业提供做市服务,较2017年末减少1家。但从整体来看,做市股票数量排名前10名的整体格局已发生较大变化。

  2017年,兴业证券以264家做市企业位列榜首,因其今年以来大举退出做市标的,做市家数排名已经急降至第九位,第一的位置已被中泰证券所取代,申万宏源国泰君安则分别位列二三位。上述三家也是目前市场中仅存的做市家数超200家的券商。

今年以来做市商做市数量排名前十

  据解读君统计,兴业证券今年退出的做市股票数量已达到96家,在所有做市券商中位于第一位,其做市股数量排名也下滑至第9名。其次分别为东吴证券光大证券

  而昔日在新三板做市领域发力甚猛的广州证券,如今大幅收缩阵线,做市股票数量连续第二年显著减少,由2016年排名第一时的328家缩减至目前的120家,降幅达63%,排名跌至第13名。

  值得注意的是,做市商退出的不仅仅是如嘉达早教、致生联发等业绩大幅下滑或“炸雷”的企业,还有华强方特这样的“独角兽”企业。

  另一方面,券商新增做市的案例越来越少。今年以来至今,做市商新增做市仅共计176家次,较去年同期的925家次减少逾八成。而有的券商今年以来已经已经不再增加做市业务,例如广州证券和中原证券,今年以来新增做市企业数量为0。

今年以来新增做市情况

  据透露,券商放弃了新三板做市业务线的背后还伴随着2018年多家券商做市部门的人员流失或被裁。

  流动性低迷是主因

  做市商的离场可以说是大势所趋。

  2018年新三板市场整体呈现的特点即是做市指数持续下跌和流动性低迷。

  去年11月14日,新三板做市指数首度跌破1000点,而2018年,做市指数仍是下行之势。截至7月13日盘后,做市指数报收824.72点,较年初跌幅达17%。成交额更是逐月递减,已由1月份21.26亿元锐减至6月份的9.73亿元。

三板做市指数月线

  广证恒生陆彬彬认为,“三板做市指数以及成交量的持续低迷,必然会造成新三板流动性的下降,而高流动性是做市商获取收益的一个必要条件,因此低流动性的现状不利于新三板做市制度的发展。”

  据广证恒生统计,2018年上半年做市商旗下的做市股票日均换手率为0.0049%,同比下滑54.06%。

2018年日均换手率排名(来源:广证恒生)

  与此同时,不少做市企业也在放弃做市的交易方式。目前新三板做市企业数量已逐步减至1243家,较去年初减少了大约四分之一。

  在最近一个月,有9家企业因做市商不足2家而被强制变更为竞价交易转让。同时还有5家企业由做市转让变更为竞价交易。

  有市场人士认为,交易不活跃、估值不及预期等是影响挂牌企业变更交易方式的主要原因。

  联讯证券新三板研究负责人彭海认为,目前市场流动性优越性并没有体现,很多做市商其实是退做市,但真正退出的也不是很多。

  一位做市商业务部人员透露:“做市商要花费人力去盯盘,跟踪股票,又要报价,但由于新三板市场缺乏流动性,交易量少,这就违背了做市交易的本质和初衷。”

  陆彬彬也表示,“做市商主要是拿券商自有资金做市,在三板做市流动性低迷的背景下,做市商提供做市报价服务难以获取收益,而自有资金做市必然会受到部门考核等压力,因此做市商大幅缩减做市业务也成了一个必然选择。”

  这一观点同时得到了其他券商做市部门人员的印证,有多位做市商相关人员向解读君透露,退出做市是因为考核原因,同样也是公司的战略选择。

  在大多数情况下,券商都是主动要求退出做市报价服务。当然也不排除,为了控制股东人数、限制关联股东,挂牌企业转为竞价交易的可能。

  做市商大面积亏损仍有人在坚守

  与很多产品到期引发的退出纠纷不同的是,做市商损失的仍是券商自身的利益。

  新三板陆续不断有明星公司炸雷,这里面不泛有一些拥有诸多做市商的企业。

  曾经的凯路仕(430759)曾是业绩高达9600万元的明星企业,然而2017年上演了业绩变脸,一年时间,业绩由盈转为巨亏2.76亿元。原因在于凯路仕受到市场诸多质疑的一笔额度高达2.59亿元的存货坏账计提。

  凯路仕做市商曾一度高达24家,在今年5月曝出潜在风险后,做市商上演了“大逃亡”,短时间内12家做市商相继退出做市服务。如今的凯路仕已带帽,做市商也仅剩下4家。

  类似的情况仍有不少,例如今年7月6日起戴上“ST”帽的蓝天环保,其实控人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以及存在大部分银行账户被法院冻结、大量逾期未偿还债务等情况。

  据统计,目前参与做市的券商有近六成是处于账面浮亏状态。更为糟心的是,股东卖多低的价格,做市商也不接,砸到几分就几分。Choice数据显示,从目前做市企业最新股价来看,低于1元的便达190家,而ST明利最新收盘价仅为0.07元,早已是名副其实的仙股。

  而做市企业业绩问题也是做市商们焦虑的来源。

  广证恒生数据显示,2017年有18.70%的做市企业发生亏损,而2018年做市企业中23.55%发生亏损,更高比例的做市企业发生亏损表明部分做市企业经营状况不佳。

  新三板资深投资人周运南也认为一些做市企业是由于业绩大幅下滑而被做市商抛弃。

  彭海坦言,“联讯证券今年陆续退出了几家企业的做市服务,主要是因为企业潜在风险,不好看标的项目,所以选择退出。”

  但彭海指出,“目前联讯证券总体的做市业务相关策略并无太大变化。整个资金池没有回收,也没有说要退出做市业务。”

  有投资者仍在买入做市股

  与大部分做市商态度不同的是,仍有个人投资者在陆续买入做市股。

  一位新三板个人投资者向解读君透露,“从前两个月开始已在慢慢吸纳做市股,原因是不少做市股的价格已经被做市商做得很低,安全边际较高,而对应的集合竞价股,由于以前是协议交易,价格被人为操控,估值普遍偏高,个人觉得风险较大。”

  对于是否会担心存在风险的问题,该投资者称:“担心肯定有,尤其是摘牌退市的企业不断增多,但由于一些业绩尚可公司的股价已经很低,还是本着相信的态度,认为它们有持续经营能力,相信监管层面最终会考虑到投资人的利益,相信这个市场还要进行下去。”

  周运南也认为,“做市转让相对集合竞价在流动性和交易连续性上稍具活力,更容易买进或卖出,所以我们会一直关注做市交易的股票,寻找合适的投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