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农商行回A股倒计时:第四大股东是最大贷款客户

来源:新京报 作者:中融网 发布时间:2018/10/19 9:19:56

 全国最大的农商行——重庆农村商业银行要回归A股了,这或改变目前的上市银行格局。重庆农商行的体量和盈利能力远超已上市农商行。

  10月15日,重庆农村商业银行(股票代码:3618.HK)发布海外监管公告,通报A股上市最新情况,称已经预先披露更新A股招股书。这意味着,作为全国最大的农商行、也是首家H股上市的农商行,重庆农商行的回A之路已走到上发审会的关口。

  中国证监会官网10月12日挂出《重庆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该行拟发行不超过13.57亿股,约占本次发行完成后总股数的11.95%。

  相比证监会1月5日披露的首次申报稿,更新的招股书补充了该行2018年的最新数据,同时回应了证监会对首次申报稿的反馈意见。证监会较为关注的问题集中在该行的股东情况以及不良情况。今年上半年,重庆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从去年末的0.98%上升至1.23%。另外,该行还曾多次收到监管罚单。记者还发现,其最大贷款客户是第四大股东隆鑫控股,隆鑫系是著名的金控集团,实控人涂建华为重庆著名资本大鳄。

  不良率连续上升

  重庆农商行的A股招股书首次申报稿于2017年12月26日报送,证监会在2018年9月14日披露对申请文件的反馈意见,短短两周之后,9月27日重庆农商行即再次报送更新申报稿。

  根据反馈意见,证监会对该行的不良贷款情况提出多个问题,要求披露2015年个人贷款不良贷款率大幅上升的原因及合理性;披露不良贷款率变动较大的行业企业变动较大的原因;披露设立以来的不良贷款处置情况等。

  重庆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在今年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上升。根据更新招股书,截至2018年6月30日,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23%,较2017年末的0.98%上升了0.25个百分点。2015-2017年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均维持在1%以下的稳定水平,2016年末、2015年末分别为0.96%、0.98%。今年上半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44.64亿元,占到资本净额的5.4%,较2017年底增加11.63亿元,半年内不良贷款的增量为2016-2017一年间增量(4.28亿元)的接近三倍。

  因不良贷款金额大增,2018年上半年,重庆农商行资产减值损失30.81亿元,同比增加14.67亿元,增幅高达90.98%。

  申万宏源(3.890, 0.00, 0.00%)研报指出,尽管重庆农商行资产配置谨慎、拨备水平充分,但由于中西部地区经济企稳复苏不及预期,该行资产质量的改善速度慢于其他同业,这将导致拨备压力的上升和盈利能力的减弱。

  值得注意的是,重庆农商行不良贷款中,公司贷款的不良率上升明显。截至2018年6月30日、2017年末、2016年末和2015年末,该行公司贷款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50%、0.96%、0.78%和0.74%。该行表示,今年上半年公司贷款的不良贷款率上升的原因是出现单户大额不良贷款和重庆地区经济增速明显放缓。上半年重庆市制造业增速为1.3%,低于全国水平6.0%,由于制造业及上下游批发和零售业贷款在集团公司贷款中占比较高,公司贷款质量受到影响。该行不良公司贷款规模最大的行业为制造业,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制造业的不良贷款占不良公司贷款的比例为51.66%,制造业的不良贷款率为2.70%。

  该行主要通过转让及核销的方式处置不良贷款。2018年3月,该行向中国长城(4.930, 0.00, 0.00%)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市分公司转让17笔不良贷款,债权账面原值总额4.35亿元,转让价格总计1.90亿元。另外,该行自2008年设立至2018年上半年共计核销88.84亿元不良贷款。

  最大贷款客户是第四大股东隆鑫控股

  证监会对重庆农商行一大关注点是重庆农商行的股权结构,反馈意见中有近十个问题与该行股东有关,包括发行人股东基本构成、与股东的关联交易等多个方面。

  股权结构分散是农商行普遍存在的问题,这与农商行的发展历程有关。重庆农商行的前身为重庆市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及重庆市辖区内39个区县行社,2008年改制重组为重庆农商行,成为全国第三家省级农商行。

  截至2018年8月31日,重庆农商行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超过5%的仅有四家企业: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持股9.98%,重庆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7.87%,重庆交通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5.89%,隆鑫控股有限公司持股5.70%。其中前三家均为国有独资企业,实控人均为重庆市国资委,只有隆鑫控股为民营企业。

  隆鑫控股的股东包括隆鑫集团有限公司和涂建华,分别持股98%和2%,涂建华又持有隆鑫集团98%的股份,因此涂建华为隆鑫控股的实控人。

  涂建华为重庆著名资本大鳄,曾于2003-2016年连续14年上榜新财富500富人榜。“隆鑫系”也是著名的金控集团,隆鑫控股为四家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包括两家A股上市公司隆鑫通用(3.730, 0.00, 0.00%)丰华股份(8.870, 0.00, 0.00%),还有两家港股上市公司:渝商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齐合环保)、瀚华金控。除了是重庆农商行的主要股东之外,隆鑫控股还通过瀚华金控参股重庆富民银行,瀚华金控为富民银行的发起人及第一大股东,目前持股30%。富民银行是第二批获准筹建的民营银行之首。

  隆鑫控股是重庆农商行的第一大贷款客户,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隆鑫控股的贷款金额为50.78亿元,占该行发放贷款及垫款总额的1.40%,占资本净额比例为6.11%;而该行对第一大股东重庆渝富的贷款余额占贷款总额比例仅为0.80%。在重庆农商行从关联方取得的贷款利息收入中,隆鑫控股的金额也是最大的,2018年上半年重庆农商行从隆鑫控股取得贷款利息收入1.335亿元,占对应期间贷款利息收入的比例为1.45%,该行第二大股东重庆城投的这一数据仅为0.78%。

  频收罚单,房地产违规为重灾区

  在金融监管方面,重庆农商行近几年频收罚单。自2015年起,该行被相关部门处罚共计22宗,开出罚单的部门包括当地银监局、央行分支机构、国家外汇管理局重庆外汇管理部、当地工商局等。

  在该行所受处罚中,一大部分与房地产贷款有关。例如,今年7月24日,因借贷资金借道建筑企业投向房地产,未充分履行检查、监督和持续监测义务,重庆农商行被重庆银监局罚款50万元。此外,2015年间,因在消费者贷款购房过程中向消费者转嫁房屋抵押登记费,该行被长寿区、巫山县、黔江区等多地工商部门处以罚款,共有10张罚单均为这一案由。

  此外,重庆农商行涉及法律诉讼数量较多。该行及分支机构、控股子公司作为原告且单笔争议标的金额在1000万元以上的尚未终结重大诉讼共计89件,涉诉金额合计为173989.16万元,主要为借款纠纷,大部分均形成不良贷款。

  港股估值较低,回A股或为提升估值

  重庆农商行是全国最大的农商行。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重庆农商行的总资产为9081.97亿元,上半年实现净利润48.87亿元。而从五家A股上市农商行2018年中报来看,资产规模最大的常熟银行(5.600, 0.00, 0.00%)的总资产也仅有1632.89亿元,上半年实现了净利润7.73亿元。重庆农商行的体量和盈利能力均远超已上市农商行,甚至超过不少上市城商行,例如今年初上市的成都银行(8.030, 0.00, 0.00%),上半年末总资产为4737.57亿元,净利润为21.23亿元,重庆农商行净利润是其两倍还多。若重庆农商行回A成功,将会使现有的上市银行格局发生改变。

  然而,重庆农商行在港股的估值表现不佳。中报每股净资产为6.65元,但该行截至10月17日在港股股价仅为4.13港元,总市值413亿港元,前一交易日市盈率PE为3.969倍,市净率PB仅为0.548倍。

  与此同时,A股上市银行的市盈率普遍在4倍以上,市净率在0.6倍以上;五家上市农商行的市盈率均在10倍左右,市净率在1倍左右。

  恒丰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杨芮对记者表示,这也是H股上市银行回归A股的动力之一。目前A股的估值仍然高于H股,当前“A+H”股上市银行H股/A股对价在0.7-0.9,回归A股有助于农商行估值的提升。

回归A股也是出于银行补充资本金的需要。重庆农商行的A股招股书显示,A股发行募集的资金,在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的净额将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杨芮提出,不同于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部分已具备一定规模的城商行,下一步发展重点在于“调结构”;大部分农商行发展起步较晚,一方面仍然需要通过扩大规模寻求发展,另一方面还面临着在监管约束下,部分表外资产回归表内将占用资本的挑战。如此一来,农商行的资本补充存在一定压力。

  除此之外,农商行的业务发展受到地域上的局限性,回归A股有利于提升农商行在大陆资本市场的知名度,打通境内外融资平台,有助于其部分业务在地域上的拓展,弥补区域布局的短板。

  杨芮表示,A股与H股发行市场的监管标准、发行审核方式有一定差异,此前在H股上市的农商行回归A股在盈利能力、资产质量等方面指标将是被考察的重点。另外,目前A股市场低迷,尽管城商行、农商行等在IPO方面有政策上的利好,但银行股的较大融资需求可能影响二级市场的稳定性,农商行回归A股IPO的发行规模可能不及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