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资去哪了:今年减持忙 参与定增降温

来源:新京报 作者:中融网 发布时间:2018/10/25 9:35:30

 148家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中险资股东“消失”;监管喊话加大险资投资优质上市公司力度

  一度被称为“野蛮人”的险资也被纳入了鼓励入市的资金。有的险资早已闻风而动。精达股份10月14日晚间公告,公司控股股东特华投资与华安保险签订股份转让协议,转让其所持公司9%股权,转让价格每股3.2元。转让后,特华投资持有公司12.8%股权,华安保险持股9.99%。

10月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均提到,加大保险资金财务性和战略性投资优质上市公司力度,允许保险资金设立专项产品参与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流动性风险,不纳入权益投资比例监管。

  在这里被提及的险资,在曾经的2016年被称为“野蛮人”。2016年年末,监管层限制险资入市。在2017年,险资也由在二级市场的频频举牌,更多转变到参与定增市场中。

  2018年,有的险资在股份协议转让中活跃,中国平安以137.7亿元进驻华夏幸福天安人寿也完成了奥马电器的股权受让事宜。

  不过总体看,2018年险资减持了不少公司股权,不少险资退出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之列。定增市场中险资参与度也降温不少。

  ●低调现身

  89家公司前十大股东新增险资

  2015年、2016年,险资举牌上市公司一度成为焦点。记者统计,2017年年底时,沪深两市的前十大股东中,含有险资股东的公司有454家。2018年以来,虽然很多险资在减持,但也有险资在低调入市。新京报记者根据choice数据统计,截至2018年10月22日前十大股东中新增险资股东的上市公司有89家。

  不同于2015年险资大幅举牌房地产企业,记者发现,上述89家公司中大部分属于制造业。

  上述89家公司中,属于制造业(证监会门类行业分类)的公司有54家;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有7家;房地产企业有6家;采矿业有5家;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行业有4家;还有电热、批发零售、建筑业等行业共13家。

  其中天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万能产品已成为奥马电器第二大股东。2018年5月4日,广东奥马电器股东西藏金梅花投资有限公司与天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协议约定,西藏金梅花将其直接持有的奥马电器3762.5万股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天安人寿。7月,双方就已经完成股票过户登记。

  此外,还有中国人寿旗下两只保险产品,分别成为韶钢松山第二、第三大股东。

  89家公司中新晋险资持股超过5%的,只有2家公司。其中包括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入股华夏幸福,成为华夏幸福第二大股东。华夏控股与平安人寿于2018年9月7日完成标的股份的过户登记手续。股权转让完成后,平安人寿持有华夏幸福19.83%的股权,平安资管持有华夏幸福0.04%的股权。

  ●险资减持忙

  148家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中险资“消失”

  数据显示,截至10月22日,沪深两市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中有险资的,共有395家公司。在已经有89家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中新增险资的情况下,对比2017年年底454家数据,不难看出有不少险资退出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之列。

 记者根据choice统计,在2017年前十大股东中有险资的454家公司中,有148家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险资股东已经“消失”。

  前十大股东中险资“消失”的企业中,不乏一些备受市场追捧的贵州茅台泸州老窖万达电影等个股。

  2017年年底,泰康人寿旗下保险产品跻身贵州茅台第10大股东,持股比例占贵州茅台总股本的0.27%。而在贵州茅台第一季度报告中,前十大股东中已经看不到泰康人寿的身影。

  2017年第三季度,中国人寿旗下保险产品便开始增持泸州老窖的股票,截至2017年年底持有泸州老窖779.9万股股票,占总公司总股本的0.53%。今年第一季度,该保险产品便在泸州老窖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

  根据上市公司大众交通2017年年度报告,公司原第4大股东长江财产保险旗下产品手中持有大众交通0.68%的股票。而根据第一季度报告,大众交通前十大股东中已经看不到长江财产保险的身影。

  此外,还有海航科技(原海天投资)的股东国华人寿,曾在2017年就开始计划减持手中股票,根据海航科技公告,国华人寿在2017年至2018年1月底累计减持海航科技346.7万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0.1195%。

  虽然有的险资并未直接“消失”在前十大股东名单中,但今年以来也在不断减持。9月11日通过大宗交易转让2.66亿股万科A后,“宝能系”持有的万科A股份降至16.56亿股,占万科总股本15.00%,而“宝能系”此前通过旗下的前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前海人寿)、深圳市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钜盛华)及其作为委托人的九个资管计划持续增持万科,持股一度达25.40%。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万科A遭到了前海人寿及安邦两大股东的减持。

  根据万科A2017年年度报告,截至2017年年底的股东中“前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海利年年”、“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传统产品”、“安邦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保守型投资组合”分别持有万科3.17%、2.34%、2.21%的股权。

  在2018年半年度报告中,“前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海利年年”的持股数量已经减少至3.11%。根据万科A今年7月20日公告,钜盛华作为委托人的相关资产管理计划以大宗交易方式、前海人寿通过深交所证券交易系统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合计减持公司A股股票5.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0%。

  ●参与定增降温

  14家公司增发中有险资认购,降温明显

  10月17日,华能国际最新一次增发的股票上市。公司以6.55元/股的价格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32.6亿元。

  这一次的募资中,中国人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传统-普通保险产品)早早就申购了10亿元的股票,最终获配数量1.52亿股,成为华能国际的股东。

  和中国人保一样,在2018年选择通过定增进入上市公司的还有中国人寿这样的综合保险公司,也有太平洋资管、国寿资管、平安资管这样的保险资产管理公司。

  记者根据choice数据统计,2018年有14家上市公司在增发股票中引入了险资,从上述险资手中募集到的资金总额为97.88亿元。其中包括金正股份、华灿光电士兰微南方航空三诺生物兴发集团久远银海海南橡胶等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定增市场中平安系的身影再度出现。2月9日,久远银海发布公告,公司新增非公开发行股票1254万股,发行价格为35.72元/股。其中,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认购651万股,认购总金额为2.32亿元。数据显示,发行前,平安人寿旗下已经持有久远银海2%的股权,发行后持有的久远银海股权增加至5.63%。

  有观点认为,不通过二级市场,而通过定增或股份转让来实现险资的持股,相对于举牌来说更加柔和,在信息披露和股权合理、稳定性上更加有序,在监管层面也更容易被接受。

  不过从数据看,2018年险资参与定增与前几年相比降温不少,引入资金已降至100亿以下规模。

  在2014年上市公司增发中有险资认购的案例有50起,其中涉及45家上市公司(有1家上市公司一次引入两家险资,算两起案例),通过增发引入险资资金共计260.26亿元。

  记者根据choice数据统计,2015年全年,有40家上市公司的增发中有险资认购,认购总额107.49亿元。2016年上市公司增发中有险资认购的有23家上市公司,引入总资金245.8亿元。2017年,上市公司增发中有险资认购的有27家上市公司,引入总资金为137.3亿元。

  二级市场与定增市场数据变动背后,有一系列包括政策和市场变动在内的因素。

  监管层自2014年以来就对险资不断“松绑”。2014年1月,保监会发布规定明确,保险资金可以投资创业板公司股票;当年2月发文称,将保险资金投资股票等权益类资产比例上限由25%提高至30%;7月,李克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就指出,鼓励保险资金采取多种方式,支持新型城镇化、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和棚户区改造等,支持股票、债券市场长期稳定发展。

  根据证券日报报道,2014年11月仅30天的时间,已有2000亿元的保险资金进入股市。此后,A股逐渐走牛,2015年6月12日,上证综指迎来5178点的高点,随后迎来“百日巨震”。

  在2015年“百日巨震”后,险资的入市环境更加宽松。2015年8月,保险业“新国十条”也力促险资运用创新,提出要充分发挥保险资金长期投资的独特优势,促进保险市场与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协调发展。此后,随着宝能系入主万科,爆发了震动业界的历时弥久的万宝之争。

  2016年12月,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发表讲话称,举牌、要约收购上市公司是可以的,但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有专家指出,监管方面对险资投资资本市场出台了一系列限制,导致险资在资本市场举牌现象中几乎销声匿迹。

  不过,在民营中小险企几乎不再举牌之时,中国人寿、平安系等巨头这两年正以定增和股份转让低调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