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客户稳定性成疑 安宁股份IPO添堵

来源:新浪财经综合 作者:中融网 发布时间:2018/11/8 9:31:57

近日,四川安宁铁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宁股份”)更新招股书再次闯关IPO。从财务数据来看,在2017年产品价格大涨的背景下,安宁股份业绩迎来大爆发。但作为公司重要大客户之一、在2015年、2016年两年均为公司第二大客户的龙蟒佰利(13.750, 0.12, 0.88%)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蟒佰利”),在今年上半年却退出了安宁股份前五大客户名单之列,这也让安宁股份客户的稳定性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消失”的龙蟒佰利

  A股上市公司龙蟒佰利在2015-2017年一直是安宁股份前五大客户之一,但在安宁股份今年上半年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却没有了龙蟒佰利的踪影。

  据悉,安宁股份主要产品为钛精矿和钒钛铁精矿。由于钛白粉生产企业行业集中度较高(前十大钛白粉生产企业产能占全国产能的50%以上),钛精矿生产企业呈现客户集中的特点;同时,受制于铁矿石资源禀赋分布、运输半径制约以及自身稳定生产经营影响,铁矿石采选企业普遍存在客户集中的特点。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和2018年1-6月,安宁股份前五大客户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5.86%、82.09%、71.57%和70%,占比较高。

  记者通过对比公司近几年前五大客户相关信息后发现,在2015-2017年均位于安宁股份前五大客户之列的龙蟒佰利,在今年上半年并未出现在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根据招股书,安宁股份对龙蟒佰利主要销售产品为钛精矿。其中,2015年、2016年龙蟒佰利均占据安宁股份第二大客户“宝座”。同期安宁股份对龙蟒佰利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0396.13万元和9712.12万元,占公司总销售额的比重分别为14.27%和13.7%。2017年,龙蟒佰利在前五大客户中位列第四位。当年安宁股份对龙蟒佰利的销售金额约为12173.77万元,占公司总销售金额的比例为9.48%。但在今年上半年,龙蟒佰利并未进入安宁股份前五大客户名单中。对于公司客户,在招股书中,安宁股份则表示,报告期内,根据公司终端客户情况,公司主要客户为攀钢集团、龙蟒佰利等,未发生重大变化。

  公司主要客户龙蟒佰利退出前五大客户的情况引发市场关注。资深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拥有稳定的客户群是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最重要的资源,销售客户群体的波动性可能会直接造成公司营业收入的不稳定性,进而影响盈利能力。

  实际上,安宁股份曾在招股书中提示客户集中的风险称,如果未来主要客户与公司不再合作,或减少对公司钛精矿、钒钛铁精矿的购买数量,同时公司无法找到其他可替代的销售渠道,将对公司的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产生不利影响。

  和第一大客户不解之缘

  与龙蟒佰利在公司前五大客户位置上存在变动不同的是,安宁股份第一大客户攀钢集团的位置在2015-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从未发生过变化。

  据悉,攀钢集团旗下公司东方钛业为安宁股份持股35%的参股企业。另外,安宁股份与第一大客户攀钢集团曾签订合作协议书。2011年6月,安宁股份与攀钢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书》和《长期合作协议》,约定公司将生产的钒钛铁精矿优先供应给攀钢集团。协议有效期自2011年6月20日至公司所属矿山资源枯竭为止。

  从招股书来看,安宁股份在2015年向第一大客户攀钢集团的销售额占公司销售额的比重达到近50%,2016年虽有所下滑但也达到39.39%。具体来看,安宁股份主要向攀钢集团旗下企业东方钛业销售钛精矿,向攀钢集团旗下其他企业销售钒钛铁精矿。数据显示,安宁股份在2015-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向攀钢集团的销售金额分别为36249.11万元、27929.24万元、34241.25万元、14552.59万元。在安宁股份总销售金额中所占比重分别为49.74%、39.39%、26.65%、22.9%。其中,安宁股份报告期内向东方钛业销售的钛精矿金额分别为4770.41万元、5073.63万元、13592.89万元以及9548.65万元。报告期内,公司向攀钢集团旗下其他企业销售钒钛铁精矿的金额分别为31478.69万元、22855.61万元、20648.36万元以及5003.94万元。

  而从销售额数据中不难看出,整体而言,2016年,安宁股份对攀钢集团的销售金额出现明显下降,2017年的销售金额虽有所上升但不及2015年。但在报告期内公司两产品的价格均在2017年达到高点。其中,报告期内钛精矿的平均销售价格分别为642.67元/吨、804.86元/吨、1605.54元/吨以及1426.62元/吨。钒钛铁精矿的平均销售价格分别为264.55元/吨、228.02元/吨、330.91元/吨以及252.62元/吨。

  值得一提的是,在安宁股份与攀钢集团当年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书》和《长期合作协议》的同时,攀钢集团向公司提供2亿元长期供货保证金。当时,双方对保证金的退还约定为2018年1月-2019年8月每月还款1000万元,同时公司可以选择提前部分或全部还款。但在2017年9月11日,安宁股份与攀钢集团签署补充协议,对偿还2亿元供货保证金时间进行了调整。据了解,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已偿还完全部供货保证金。   

  在偿还完毕供货保证金的背景下,公司与第一大客户关系的持续性与稳定性无疑备受市场关注。实际上,安宁股份首次IPO被否时,在2017年12月19日召开的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上,发审委就曾要求公司“结合第一大客户攀钢集团目前对公司产品总需求量、公司产品占其同类产品采购总额的比例等,说明对攀钢集团交易的持续性和稳定性,替代风险及应对措施”。

  主要经营资产被抵押

  招股书显示,安宁股份对主要经营资产进行了抵押。

  2016年1月28日,安宁股份与攀商行瓜子坪支行签订《借款合同》,借款额度5.7亿元,借款期限为2016年1月30日-2021年1月30日,借款利率为7%,安宁股份可在借款额度内循环使用。同日,双方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安宁股份将编号为C5100002010122120102518、矿山名称为四川安宁铁钛股份有限公司米易县潘家田铁矿的采矿权抵押给攀商行瓜子坪支行,抵押期限自2016年1月30日-2021年1月30日。

  需要指出的是,安宁股份仅有采矿权1处即四川安宁铁钛股份有限公司米易县潘家田铁矿。该采矿权是安宁股份的主要经营资产。

  抵押公司资产可以获得部分融资,但其中风险亦不容小觑。在许小恒看来,主要经营资产被抵押如果不能及时清偿到期债务,抵押资产可能被依法拍卖或变卖,不仅会出现财务风险,而且还会引起公司生产经营不稳定的风险。在招股书中,安宁股份也曾提示采矿权抵押的风险称,如果相关借款到期无法偿还,则抵押物可能被债权人处置,将对公司的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除主要经营资产被抵押外,安宁股份还将部分土地进行了抵押。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安宁股份拥有土地使用权的土地共计40宗,使用权人均为安宁股份,取得方式均为出让。2016年6月6日,安宁股份全资子公司琳涛商贸与攀商行瓜子坪支行签订《授信合同》,授信额度为1.9亿元,授信期限为2016年6月6日-2021年1月30日。同日,安宁股份与攀商行瓜子坪支行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将18块土地的土地使用权抵押给攀商行瓜子坪支行为该笔授信提供担保。

  另外,根据招股书,截至2018年6月30日,安宁股份账面价值13187.26万元的机器设备和办公设备已抵押。

  在抵押主要经营资产的同时,安宁股份的财务费用亦居高不下,且部分年份的利息支出要高于公司的研发费用。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以及2018年1-6月安宁股份财务费用分别为3910.02万元、3831.96万元、3390.84万元、1614.34万元。其中,公司利息支出分别为3107.57万元、3427.96万元、2309.07万元、1038.32万元。同期,安宁股份研发费用则分别为2764.42万元、2860.84万元、3889.92 万元和1393.15万元。

  针对相关问题,记者向安宁股份发去采访函。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对方未给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