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通电子:上市前净利润下滑30% 应收账款存货激增?!大量劳务派遣规避社保利通电子:上市前净利润下滑

来源:中融网新股 作者:中融网 发布时间:2018/11/16 20:26:09

8月14日晚间,证监会披露的《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123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显示,江苏利通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利通电子”)IPO获通过

上市前净利润下滑30% 前景堪忧?!

利通电子在上市前净利润下滑严重。

根据招股书显示,2015年利通电子实现营业收入9.52亿元,实现净利润为7144.29万元;2016年,利通电子业绩出现较大增长,其实现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达到13.84亿元和1.12亿元,同比增长幅度分别为45.38%和56.86%;

悲催的是上市前一年2017年,形势变得不大乐观,2017年利通电子实现营业收入16.7亿元,同比仍实现了增长逾两成,然而其同期的净利润仅8510.24万元,反而同比下滑约24.02%;若以扣非后计算,2016年和2017年,利通电子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23亿元和0.82亿元,2017年同比下滑约33%。

  事实上,根据证监会关于IPO的51条审核内容,最近一期业绩下滑50%以上,构成过会的实质性障碍;下滑30%-50%,过会存在一定风险;下滑不高于30%,需要如实披露原因。

对此,利通电子一本正经地解释称,盈利有所下滑,主要是由于原材料电镀锌板、铝型材的采购价格在2017年大幅上升所致。实际上,利通电子是最大的上游材料的电镀锌板供应商全国最大的买家,议价权几乎为零!?

8月14日,发审委在发布会议审核情况的同时,要求利通电子说明2017年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是否能够有效应对原材料价格波动的影响。

此外,发审委还问及利通电子尚未公开披露的2018年半年度报告的一些情况,如上半年利润增幅与收入增幅不匹配、资产减值损失等科目变动较大、主要原材料电镀锌板和铝型材采购金额大幅减少。

备受最大的卖主的依赖性 公司的资金链危机重重?!

报告期内,利通电子前十大供应商排名第一的宝钢股份,为公司提供电镀锌板原材料,其供货地位无法在短期内由其他供应商替代,公司的主营业务或已对宝钢股份形成严重依赖。

高价+预付,公司对宝钢或存严重依赖

报告期内,利通电子向宝钢股份采购电镀锌板的金额分别为2.38亿元、3.33亿元和4.28亿元,分别占公司各期电镀锌板采购金额的92.77%、85.59%和88.48%;也分别占利通电子各期采购总金额的41.14%、36.18%和36.36%。

值得关注的是,利通电子不仅价格上付出了比市场价格更高的代价,而且还要提前付款。

据招股书披露,利通电子从宝钢股份进货的电镀锌板均价竟比同期的镀锌板市场价格分别高出15.57%、8.68%和7.02%。

对于主营业务产品中采购量最大的一种原材料,如此高占比的采购来自于同一家供应商,是否也有一定的风险呢?

上市前夕应收账款和存货激增 增收不增利,管理能力较差

  根据资料显示,利通电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52亿元、13.84亿元和16.70亿元。
  同期,其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2.73亿元、3.26亿元和5.21亿元,应收账款占当期营业收入之比分别为28.72%、23.58%和31.23%,绝对金额整体上呈快速增加的态势。

应收账款两年翻倍 占流动资产比超四成。
 应收账款对企业来说,是下游客户对自己资金的占用,而预付账款是上游客户对自己资金的占用,利通电子的上游是宝钢,那么下游客户是谁呢?
  由上表可以看出,公司的下游客户均是一线的电视机厂商。
  面对如此大的客户,利通电子也只能利用应收账款来争取多一点订单,但这样势必不能长久,过高的应收账款会给公司带来很大的隐忧。

对此,证监会询问利通电子,报告期利通电子收入逐年增长,应收账款、存货余额持续大幅增加。请说明: 2017年末应收账款余额大幅增长且增幅显著高于营业收入增幅的原因及合理性,报告期对部分客户放宽信用期的原因及合理性;

(2)存货余额持续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是否充分,寄售客仓的内部管理制度是否健全有效。

大量使用劳务派遣欠缴社保公积金 曾因员工超时加班被罚

根据招股书披露,截至 2015 年 12 月 31 日、2016 年 12 月 31 日、2017 年 12 月 31 日,利通电子及下属子公司的员工总数分别为 721 人、1805 人、2276 人。2016 年末,公司员工人数大幅增加, 据悉,主要原因是为了规范劳务派遣用工。

招股书还显示,近三年,利通电子未为部分员工缴纳社保和住房公积金。其中,2015年,708名员工住房公积金未缴纳,占总员工数比高达98%;170人社保未缴纳,占比24%。随后两年,两项占比均有所下滑。

报告期内,利通电子劳务用工方式包括自有员工、劳务派遣、劳务外包三种。

请说明:(1)劳务派遣、劳务外包两种方式在报告期用工中占比较高的原因和合理性,是否符合行业惯例;

(2)主要合作的劳务公司的增减情况,劳务公司是否专门或主要为发行人服务,与发行人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主要劳务公司是否都已取得相应资质,是否存在违法违规行为;

(3)劳务费用定价是否公允,劳务数量及费用变动是否与公司经营情况相匹配,劳务用工成本核算是否真实、准确、完整,是否存在利用劳务派遣、劳务外包方式降低成本的情形。

子公司存数起违规行为 曾因安全事故致1人死亡

据披露 ,报告期内,利通电子以及其子公司受到多起行政处罚。

2016 年 4 月 16 日,利通电子全资子公司青岛博盈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1 名员工因操作失误发生意外死亡。2016 年 6 月 2 日,青岛市黄岛区安全生产监管执法局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青岛博盈处以罚款 25 万元的行政处罚。

不仅如此,2016 年 9 月 28 日,青岛博盈由于在厂区内道路堆放产品占用消防车通道,被青岛市公安消防支队经济技术开发区大队处以罚款5000元的行政处罚。2017 年 7 月 10 日,青岛博盈又由于堵塞消防车通道,被青岛市公安消防支队经济技术开发区大队处以罚款 2万元的行政处罚。

2017 年 6 月,子公司友通货运由于使用擅自改装不符合国家规定的车辆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被南京市公路运输管理处处以罚款 5000 元的行政处罚,并责令改正,记道路运输车辆道路运输证件 3 分、记道路运输业户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件 3 分。

“一股独大”风险 股东关联借款频繁

招股书披露,利通电子的实际控制人为邵树伟、邵秋萍、邵培生和史旭平,实控人合计持有利通电子6763.50万股股份,持股比例高达90.18%(发行前)。实控人有如此高的持股比例,其可能带来的最大风险正如招股书中所提示的那样“如果实际控制人利用其控制和主要决策者的地位,通过行使表决权对发行人重大资本性支出、人事任免、发展战略等方面施加影响,则可能对发行人及其他股东的利益带来一定的风险。”

事实上,实际控制人、大股东等关联方与利通电子之间有比较多的资金拆借。如报告期内,利通电子与实控人邵培生资金拆入就累计超了6300万元(见表1),与杨顺妹的资金拆入累计超过2000万元,与徐惠亭发生资金拆入累计超过6000万元,此外,利通电子还与邵树伟、史旭平、张德峰、宜兴市三友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等关联方发生数百万元的资金拆入活动等等。

对于关联方存在资金拆借的事实,利通电子虽然表示将采取减少资金拆借事项的措施和进行制度安排,但这还是很难排除公司在上市之后,实控人有可能会利用其控股优势及经营管理权力进行控制权滥用的行为发生,通过直接或间接命令决定公司经营,使公司与控制股东之间产生购买、销售、租赁、代理等交易行为,进而损害上市公司和投资人利益行为发生。

/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