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奥泰3年亏14亿 上市前居然激励董监高3.5亿?

来源: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作者:中融网 发布时间:2019/7/19 14:49:37

这位曾联合分众传媒(4.940, -0.09, -1.79%)搞过大事情的传奇湖北老板,时隔多年再闯IPO,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继泽璟制药之后,百奥泰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奥泰”)成为第二家选择科创板第五套上市标准的企业,实际控制人是易贤忠一家三口。

  百奥泰成立于2003年,注册资本3.54亿元,是一家生物制药企业,致力于新一代抗体创新药和生物类似药的研发,用于治疗癌症、自身免疫性疾病、心血管疾病等。

  作为药物研发企业,研发周期长,前期投入大,目前百奥泰尚无任何产品获批上市销售。公司去年曾因最先申请国内一款生物类似药上市,而备受关注。

  此外,三年亏14亿元、实际控制人曾助分众传媒借壳上市、本次上市前公司向董监高分派3.5亿元的股权激励也引起了首席科创官(微信公号:sxkcg666)的关注。

  三年亏14亿,老板曾卖壳给分众传媒

  百奥泰的控股股东为七喜集团,持有公司总股本的45.18%。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湖北潜江人易贤忠、关玉婵及易良昱。其中,易贤忠与关玉婵为夫妻关系,易良昱是二人的儿子。实际控制人共同控制百奥泰合计69.31%的表决权。

  提到易贤忠,就不得不提到一起知名的借壳上市案例。2015年12月28日,他控制下的七喜控股(002027.SZ)发布公告,宣布分众传媒100%股权过户至七喜控股名下。这意味着,分众传媒借壳处于亏损状态的七喜控股实现A股上市。

  在借壳完成后,时任分众传媒CEO的江南春成为七喜控股的实际控制人。之后,公司名称变更为分众传媒。分众传媒(002027.SZ)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关玉婵以1.5%的持股比例位列分众传媒第六大股东。

  卖完离场后的易贤忠转身扎进了生物医药的海洋。

  百奥泰成立于2003年,由HuMab Solutions独资设立,耶鲁大学博士李胜峰是HuMab Solutions的创办者。李胜峰长期从事生物制药的研究开发,在抗体和多肽药物的筛选制备及评价方面有专长,拥有多项美国专利。

  从2009年开始,看好百奥泰发展前景的易贤忠,通过不断增资和股权转让成功入主了百奥泰,现任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长。不过,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专业的毕业生易贤忠显然没办法亲自搞研发。

  目前,李胜峰博士仍为公司董事、总经理和核心技术人员,直接间接共持有公司17.84%的股权,易贤忠则通过七喜集团持股45.18%。

  有意思的是,2015年2月,有人在股吧中猜测百奥泰未来会是易忠贤手上的“王牌”,如今公司要上科创板,这位网友的话可谓成功预测。

图片来源:东财股吧

  易贤忠携百奥泰冲击科创板,选择的是第五套上市标准,这套标准被认为专门面向未盈利的生物医药类企业。

  报告期间,百奥泰收入主要为偶发技术转让收入,2016年、2017年分别实现营收276万元、201万元。近三年,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累计亏损14.57亿元。截至今年3月末,公司未分配利润为-4.59亿元。

  虽然易贤忠靠卖壳赚了不少,但公司一直亏损的话,就算神仙也撑不了多久,本次上市的急迫性可想而知。而百奥泰要想摆脱亏损状态,自然要等到其在研药品上市之后。

  无产品上市,靠类似药“走红”

  据招股书,百奥泰的研发方向为创新药和生物类似药,其中生物类似药更受市场关注。

  生物类似药是指与已获准注册的参照药具有相似性,是对原研药的仿制,在原研药专利保护到期之后,生物类似药方可获得审批。生物类似药研发成本较原研药更低,因此更具价格优势。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百奥泰有21个在研产品,其中1个产品已提交上市申请,4个产品处于III期临床研究阶段,1个产品处于II期临床研究阶段,4个产品处于I期临床研究阶段。公司已提交上市申请和处于临床试验阶段的主要产品如下图所示:

图片来源:招股说明书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8月27日,百奥泰阿达木单抗注射液BAT1406成为我国首个申请上市的国产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领先海正药业(9.860,0.41, 4.34%)(600267.SH)和信达生物(1801.HK)等药企。

  招股书显示,阿达木单抗原研药是修美乐,它的适应症包括类风湿性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银屑病、克罗恩病等,2018年全球销售额达到205亿美元,连续7年位居全球畅销药物榜首。

  目前,BAT1406已在我国完成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的III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它与修美乐相比,在治疗强直性脊柱炎方面具有等效性。

  据公开信息,明星张嘉译、周杰伦都是强直性脊柱炎长期折磨的患者。张嘉译曾在电视节目《开讲啦》中说道:“每天拍戏的时候要早起拿热水从头开始冲,要把整个背冲开。因为每天晚上睡一觉的时候,背都是僵硬的,疼得不行。”

  虽然修美乐在我国上市已近十年,但由于价格高昂,去年使用该药物的中国患者不到5000人。2018年,修美乐在我国的中位中标价为7586元/支,治疗一年需要近20万元。大部分患者支付能力有限,转而使用其它药物,甚至放弃治疗。如果BAT1406未来上市,对患者来说,着实是好消息。

  百奥泰还有一款备受关注的生物类似药——贝伐珠单抗,它的原研药安维汀在美国、欧洲各获批6项适应症,包括转移性直肠癌,晚期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等,2018年销售额约70亿美元,2016年-2018年连续三年成为全球销售前十的药物。

  综上所述,公司研发的类似药对标的都是世界“最赚钱”的药品,且并没有“押宝”某一款药品,而是以多款药品分散风险。首席科创官(微信公号:sxkcg666)注意到,在百奥泰德在研产品管线中,BAT1406的进度最快,预计今年年底获批上市。这意味着,公司要想盈利,恐怕至少要等到明年。

  上市前,董监高股权激励3.5亿

  虽然未有销售收入,但百奥泰仍然在按部就班地研发,这是因为七喜集团一直在公司背后做资金后盾。

  据招股书,2016年-2018年及2019年一季度,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1.3亿元、2.4亿元、5.4亿元和1.7亿元,研发费用较高。此外,百奥泰每年还收到一定的政府补助。报告期间,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541.6万元、872.7万元、1481.1万元和183.53万元。

  进一步分析,百奥泰2018年的研发费用中包含水电费986万元,这一数字同比增长了575%,远高于研发费用、员工总数增幅。这近1000万水电费到底用在了什么地方,值得进一步关注。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点是,2019年第一季度,冲击IPO前夕,百奥泰进行了一次大额股权激励。

  在百奥泰2019年一季度的管理费用中,股权激励费用高达3.5亿元。公司此前也曾进行过股权激励,2016年-2018年,公司的一次性股权激励费用分别为2223万元、1677万元、688万元。不过,这三年总和也不及3.5亿元的零头。

  这么一大笔钱,落入了谁的口袋呢?招股书显示,股权激励的激励对象包括公司员工和实际控制人之一的易贤忠。

  首席科创官发现,这笔钱实际上是流进了公司董监高的口袋。在2019年1-3月的关键管理人员薪酬中,股权激励费用占了绝大部分。

  不过,由于易贤忠、易良昱、关玉婵、邱俊等七人此前三年未在公司领取薪酬,所以本次“分钱”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图片来源:招股说明书
公司本次拟募集资金20亿元,15.8亿元将用于药物研发项目。敢于对标“药王”、无销售收入、亏损十几亿的公司,你是否看好呢?如果百奥泰登陆科创板,广大股民会愿意为它买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