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对赌压力山大,欢瑞世纪在明星光环下裸奔

来源:反做空研究中心 作者:中融网 发布时间:2019/8/22 12:37:14

7月30日,欢瑞世纪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7月29日收到中国证监会重庆监管局下发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重庆监管局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称欢瑞影视未能提供真实、准确、完整的2013年度、2014年度、2015年度及2016年半年度的财务数据,导致欢瑞世纪公开披露的重大资产重组文件存在虚假记载及重大遗漏。

谁都知道,对文化类上市公司来说,2018年到2019年都不好过,但像欢瑞世纪这样的,却显得有些少,也十分反常。欢瑞世纪怎么了?

暴露出的三个问题

对上市公司欢瑞世纪来说,2019真是不折不扣的灾年。

先是5月4日伴随着欢瑞世纪2018年年报发布的,还有负责其审计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的一份公告,声称因为《天下长安》应收账款问题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两个重大因素,对于欢瑞世纪的年报发布非标准审计意见。 

所谓的非标准审计意见?就是针对上市公司财报发表的意见,简单来说就是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上市公司财务时,没有办法确认上市公司财务的真实性,所以发表非标准审计意见,以撇清自己的责任。

上市公司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审计自己财务,结果人家审计完后说没法确认财务的真实性,这是典型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更搞笑的是,这石头还是自己花钱弄来的。

两个月后的7月13日,欢瑞世纪发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盈利1,500万元-2,000万元,比上年同期的盈利5,011.31万元下降约60%-70%,基本每股盈利为0.0153元-0.0204元,而上年同期每股盈利:0.0511元。业绩变动原因为“与去年同期相比,影视剧确认收入的部集数量减少,艺人经纪业务收入小幅增长,报告期净利润呈较大幅度下降。”

更大的打击还在后头。7月30日欢瑞世纪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7月29日收到中国证监会重庆监管局下发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重庆监管局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称欢瑞影视未能提供真实、准确、完整的2013年度、2014年度、2015年度及2016年半年度的财务数据,导致欢瑞世纪公开披露的重大资产重组文件存在虚假记载及重大遗漏。

违法事实主要集中在这几方面,欢瑞世纪第一个被指责的是提前确认收入,从而虚增营收。其中欢瑞影视2013年因提前确认收入虚增营业收入6939.62万元;2014年因提前确认收入虚增营业收入2789.43万元。这个“虚增”主要是针对欢瑞世纪出品的热门电视《古剑奇谭》、卖给腾讯视频的《微时代之恋》、湖南电视台的《少年四大名捕》,在公布财报时故意提前确认了收入,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和欢瑞影视会计政策的规定。

欢瑞世纪第二个问题是虚构收回应收款项,从而少计提坏账准备。主要涉及演员杨幂的经纪问题。杨曾为欢瑞世纪旗下艺人,后离开独自开公司。欢瑞影视2015年虚构收回演员杨幂为重要股东的上海轩叙应收账款850万元,造成2015年年报少计提坏账准备425万元。2016年欢瑞世纪又如法炮制,虚构收回上海轩叙应收账款1700万元,造成2016年半年报少计提坏账准备467.5万元。

欢瑞世纪第三个主要的问题是资金占用与挪用不报。主要有两个。先是拍摄电视剧《铁血黑金》累计占用欢瑞影视资金1200 万元未申报。再是旗下艺人李易峰向影视公司借1800万购置房产,都未公开披露。

由于上述事项影响,导致欢瑞影视2013 至2016年连续4年年年报都未披露关联方占用资金,其分别为700万元、700、3000、3000万元的关联交易。所以4年年报总计7400万的关联方占用资金的事宜没有披露,无疑这严重违反了上市公司相关的法律法规。

经过调查,重庆证监局决定:拟责令欢瑞世纪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公司实际控制人钟君艳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欢瑞世纪相关董事及时任高管赵枳程、张欣怡等9人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5万元罚款。

迭遭重击后的欢瑞世纪果然一泻千里,截止8月7日上午9时,欢瑞世纪股价3.58元,其他如下:

回首欢瑞世纪的股价,上市日的靓丽表现让一众艺人神采飞扬。李易峰贾乃亮等演员以每股2.5元的价格获得20万股翻了十多倍,更让何晟铭和杜淳这些持原始股的股收益逾23倍。在这些艺人们潇洒脱身而出后,随后跟进的机构投资者与数万普通股民则欲哭无泪,股价较2015年的高点跌去九成多,市值从400亿跌到了如今的35亿。甚至不断有退市传闻出现,一旦那样这些人将血本无归。

上市的两步走策略

公开报道显示,欢瑞世纪的前身为浙江三禾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06年09月29日。它是由两口子一起开的,被人称作夫妻店,老板陈援毕业于浙江职业技术学员对外贸易专业,在新加坡逸和房地产集团做商业地产项目。据说本身与影视行业是不搭界的,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做起了这一行,目前也不为人知。

早在2011年下半年,欢瑞就着手启动上市计划。当时注册资本由5000万元增至8000万元,何晟铭、穆小勇、曾嘉、杜淳、杨幂、姜鸿等25人认缴3600万元,价格为1.2元/股。

这是欢瑞世纪首次以股权激励的名义引入新股东,他们大多是公司高管、签约艺人和老板的亲属,其中何晟铭、杜淳、杨幂、姜鸿为公司签约艺人,穆小勇、曾嘉为影视圈知名经纪人。

理财周报报道称,欢瑞世纪是以这样的方式签约电视剧一线演员,由公司负责剧本版权采购、拍摄筹备制作和发行,并统一安排演艺人员的节目档期和活动。通过吸纳艺人成为公司股东,并承诺培养一线延缓发展为制作人或导演这样的手段来留住大牌演员。

2012年欢瑞先后引入了光线传媒与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等主要投资Pre-IPO的机构投资人,开始冲刺上市。

可随后两年,欢瑞却始终未能实现上市。

2013年3月,欢瑞世纪在北京启动“大制片计划”,宣布与杨幂、明道、唐嫣、刘恺威等,以艺人工作室的形式签约。在这些明星帮助下,欢瑞世纪进入收获期,就是在那一段时期,像《宫锁珠帘》、《古剑奇谭》、《青云志》、《大唐荣耀》这样一些对现代年轻人来说名声响亮的电视剧成批出炉,同样也是在欢瑞世纪也为现在的年龄人贡献了一批星光熠熠的名字,像杨幂、赵丽颖、李易峰、杨洋、杨紫、任嘉伦、李曼、秦俊杰、何杜娟、茅子俊、白雪等。

2014年7月,欢瑞原本计划与上市公司泰亚股份进行资产重组实现曲线上市,但未获成功。2014年12月,似乎看不到上市希望的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宣布离开。

2015年4月末,欢瑞创始人陈援、钟君艳夫妇曲线持有上市公司星美联合14%的股份,并随之着手推动借壳。并在同年9月公布了重组预案。

交易方案显示,购买欢瑞世纪100%股权的股份发行价格为7.66元/股,欢瑞世纪100%股权的预估值为30亿元,发行股份数量不超过39164.49万股。同时,公司拟募集不超过15.3亿元配套资金,配套募集资金不超过拟购买资产交易价格的100%。

此次重组经历了“两步走”。2015年4月,由欢瑞世纪实际控制人陈援控制的欢瑞世纪(天津)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上海鑫以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协议受让上海鑫以所持有的星美联合14%股份。转让完成后,天津欢瑞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随后,陈援在公司6月的股东大会上表示,将把欢瑞世纪的影视、游戏等多个业务板块注入上市公司,基本实现欢瑞世纪整体上市,未来欢瑞世纪将打造多链条泛娱乐平台。

2016年7月21日,星美联合发布公告称,收到中国证监会通知,经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于当日召开的2016年第48次并购重组委工作会议审核,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事项获得有条件通过。

此次交易完成后,欢瑞世纪将致力于成为一家以IP为核心、以影视剧为主体、以艺人经纪为纽带、以游戏和动漫为主要衍生品的娱乐全产业链产品和服务的运营商,以及一个集合影视剧、游戏、小说、明星的多点IP共生系统。(欢瑞世纪上市的漫漫征程新华并购圈2016-10-11)

2016年底借壳星美联合上市,正式登陆A股。当时欢瑞世纪股价约为14元/股上下,但让人想不到的是,这竟是公司上市后的历史最高价,到今天其股价已不足其零头。

一个导演成敌人

欢瑞世纪从名不见经传的“夫妻店”到估值30亿的上市公司,它的崛起离不开背后庞大“明星群”的支撑。但这些人后来却无一例外相继离开了欢瑞。这里面人们说的最多的是两位红得发紫的明星,前面的杨幂与后面的李易峰,但实际上,对欢瑞最具摧毁力的却不是他们,而是一个“人见人厌”却只手遮天的制片人与导演于正。

这个人从2003年在上海成立工作室起,就公开声称,“我没有一部戏不赚钱”,但其品行却倍受争议,从《大清后宫》被质疑抄袭《金枝欲孽》,《宫锁连城》将《梅花烙》的故事全部抄袭,到处充斥着他爱抄袭的传闻,甚至为此还与台湾女作家琼瑶对簿公堂。

尽管如此,他却成为各大卫视争相邀请拜访的宠儿,原因就在于,这个身材微胖行为举止细腻外加一口软糯的江浙口音的中年男人炮制出来的电视剧,就好似一头钻进了现今电视主流家庭妇女和新一代孩子的心里,“给他们帅哥美女,给他们缠绵爱情,给他们适度的权谋争斗。这就是他们想要的,他尊重他们。”

所以用网易娱乐的话说,于正虽然不是一个品性良好的编剧,却在制作上颇为用心,并异常关注市场和观众的动向,深谙营销之道,专业能力在业内首屈一指。

也正因此,人们忍无可忍的倾泻着对他的骂意,却又对他那些令人作呕的肥皂剧欢呼雀跃。

于是,那些毫无顾忌向他扔去的鸡蛋与石头,转化为了成就他的鲜花与红毯。而他则以胜利者的姿态招摇而过,激来更多的鸡蛋与石头。(于正:“年度最恶心人物”为何这么红?2016-07-2107:30    来源:北京时间)

走红后的于正江湖地位怎样呢?10多戏在中国最炙手可热的湖南经视热播,这样的结果就是,同样靠琼瑶的《还珠格格》系列赚得盆满钵满的湖南经视在他们对簿公堂时一言不发,用沉默的方式表明了对新伙伴于正的支持。

“可以想象,手中握有播放资源的湖南经视才真正拥有话语权。毫不夸张的说,没有湖南经视,就不可能有于正如日中天的编剧事业。”一名文化影视行业PE人士说。

此时的于正最耀眼的恐怕已不是那金光闪闪的金牌制作人,而是弹指间风云再现的拥有巨大人脉与势力的影视圈操纵人。一位分析师表示:“可否认的是于正曾是欢瑞世纪的功臣,欢瑞旗下无论是拿得出手的作品还是叫得上名号的艺人都是出自于正之手。”

就是这样的人,欢瑞世纪却经历了与其合作、放手错过和为敌的过程。2007年三禾影视参与了由于正做编剧的《胭脂雪》以及与《最后的格格》,就这样三禾影视跟于正建立的初步的合作关系。随后三禾影视投资于正做电视剧制片人的第一部戏《大丫鬟》。由于《大丫鬟》这部戏播出后反响良好,于正成功转型制片人,三禾影视也成功打入影视圈,后来他们又跟于正合作了《宫锁珠帘》、《王的女人》等几部戏。

2010年于正工作室制作的《美人心计》大红,于正想趁热打铁做当时大热的《诛仙》,但它已卖给了三禾影视。正想着在这方面大干一场的三禾影视自是不舍得把它交给于正。这时候于正又一次提出拍摄《诛仙》后来还是未果,已裂痕在身的双方在合作完《王的女人》后,终于分道扬镳。

关于于正的离开,还有一个说法是,2011年9月,三禾影视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两个月后,欢瑞世纪进行第一次增资,包括何晟铭、杜淳、杨幂等25人认缴。唯独没有于正。因为这25人里面除刚才提到的那些明星外,还有五位钟姓股东,这就不难看出都是家族产业。看来于正似乎不愿为这样一个家族企业卖命。

随后双方由合作伙伴转为竞争对手。于正在离开欢瑞之后,这些幕后有才华有能力的人都被欢瑞留了下来,并给他们成立了华斌工作室。欢瑞世纪以为架空了于正,自己少了一个敌手,就可以安心搞自己的生意了。但它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前面说过,它的主业是以仙侠青春偶像为自己电视剧主业的,而这些东西国内能将它发酵得最好的莫过于湖南经视了,而它与之交恶的恰是在湖南经视有巨大影响力的金牌制片于正,这实际上是断了它往这方面的活路。

为什么主要说呢,因为以欢瑞世纪这样的公司来说,其盈利途径其实主要是两点,一是买下所谓的IP,自己制作,然后找渠道发行赚差价。像它主要的搞仙侠青春偶像的,国内只有湖南经视做的最好,开罪于正,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自断其通往最好销售渠道的湖南经视的后路。

为了存活,它只得另辟蹊径。这导致了它第二个错误的发生。

押错卫视满盘输

欢瑞世纪的2017半年报显示,当年上半年营收2.54 亿,但净利亏损3963 万,较上年同期的4735 万下降183.69%。第三季度虽有一定盈利,但亏损仍在1900 万-2000 万之间。导致如此结果是盲目押注卫视造成业绩亏损,具体说是其承包了北京卫视和安徽卫视的周播剧场。

在与北京卫视的合作中,欢瑞世纪以1.32 亿的价格将《青云志2》、《大唐荣耀2》等170 集电视剧打包卖给北京卫视,然后又以1.558 亿元买断北京卫视该时段“一冠三特”的广告运营权。

与安徽卫视的合作类似,欢瑞世纪以1.7 亿的价格为安徽卫视周播剧场提供170 集电视剧,同时欢瑞营销以1.7 亿的价格买断该剧场“一冠三特”的广告经营收益权。

对于广告招商能力远不及湖南、浙江等一线卫视的北京卫视和安徽卫视而言,欢瑞这项令他们稳赚不赔的保底协议,当然举双手赞同。

然而,让欢瑞大跌眼镜的是,安徽卫视在合作期内一直处于裸奔状态,北京卫视则只签下一个150 万的短期冠名。仅在广告经营方面,欢瑞在安徽卫视损失将近1 亿,在北京卫视的损失至少在6000 万以上,共计1.6 亿。

另外,《大唐荣耀2》营收7814万,是第一季的1/4。《青云志2》遭遇了同样的窘境,营收仅为7484 万,仍然仅为《青云志1》的25%左右。

2018年5月29日,深交所就欢瑞世纪2017年的财报发出《关于对欢瑞世纪联合股份有限公司的年报问询函》。问询函中,深交所提出了“连环16问”。主要是质询其2017年报问题。

欢瑞世纪为何如此不顾基本的商业风险,悍然出此下策搞自己毫无把握的承包呢,一个很大的原因在于,2016年年底,欢瑞借壳“星美”上市成功,同时做出2015-2018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70亿元、2.41亿元、2.90亿元和3.68亿元的业绩承诺。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52亿元、2.23亿元、2.70亿元和3.43亿元。

从以往的财报来看,欢瑞世纪2015年和2016年均完成业绩对赌,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71亿元、2.65亿元,扣非净利润是1.54亿元和2.50亿元。到2017年必须要完成净利润不低于2.90亿元,扣非净利润不低于2.70亿元的对赌承诺,本来想通过这种承包,让肥水不流外人田,迅速完成对赌承诺,没想到大败亏输。

腾讯爱奇艺出手救命

2017年9月22日,欢瑞世纪以8.4 亿的价格将《封神之天启》、《青云志3》、《盗墓笔记2》三部剧的网络独播权打包卖给了腾讯视频;10月16日晚,欢瑞又以6.18 亿的价格将《天乩之白蛇传说》的网络独播权及《盗墓笔记3》的独家定制权卖给了爱奇艺。两次交易后,欢瑞共计收入约15亿。

相比电视台播放的一地鸡毛,视频网站则豪爽许多,也少了许多麻烦。对于欢瑞世纪来说,3.3 亿的《白蛇传说》足以使其2017 年的业绩扭亏为盈,2.88 亿的定制也是一笔坐等盈利的买卖。相比之前与卫视合作时的自负盈亏,与视频网站的合作可以说是稳赚不赔。

这里面尤其是关于《盗墓笔记》。爱奇艺2.88 亿定制《盗墓笔记3》再次刷新了这个IP的利润上限。欢瑞世纪2016年的公告显示,欢瑞世纪购得南派三叔的小说《盗墓笔记》1-9 部共花费500万,按照网络剧剧情发展,9部小说至少可拍摄3部网络剧。也就是说每季版权成本不足170万,《盗墓笔记1》的收入就已过亿,是版权成本的将近60倍。而第三季的定制价格已近3亿,将近版权成本的180倍。

从这里看到,欢瑞世纪实际上通过对原创小说作者的极度压价获取了最大利益。看到这里,不仅为中国的文字人感到悲哀。这样一部剧,大明星一般都几千万,甚至上亿,购买方也是花了几个亿,而它最原始的来源——原创作者呢,9部500万,每部50万出头点。知识不是力量,而是狗屁,当然是与这些人相比啰。

有媒体报道,原本一手握有《盗墓笔记》版权的欢瑞世纪,在2019年5月份也迎来了版权到期。作者南派三叔在微博中表示将不会再续约,从2014年开始,《盗墓笔记》就一直是欢瑞世纪手中的营收“王牌”。

根据欢瑞世纪的公开财务数据,在2017年的时候,《盗墓笔记》相关影视剧一共为欢瑞世纪带去了6792万元人民币的收入,占其年度总营收的4.33%;但来到2018年,《盗墓笔记》相关影视剧为欢瑞世纪带来的收入暴增至2.36亿元人民币,已经占据欢瑞世纪当年整体营收的17.75%。

《盗墓笔记》为欢瑞世纪带来的收入还不仅于此,2017年10月,欢瑞世纪向爱奇艺转让了《盗墓笔记》第三季的独家版权,合作金额高达2.88亿元人民币,由此可见《盗墓笔记》在欢瑞世纪的公司营收中所占据的重要地位。

随着国内影视剧市场越来越有向重磅IP集中的趋势,欢瑞世纪一旦真的失去《盗墓笔记》,其影响恐怕不会亚于当年失去金牌制作于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