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力制药IPO:近4成收入用于会展学术费 超研发十几倍

来源:斑马消费 作者:中融网 发布时间:2019/8/29 16:45:35

  “喝药行情”高潮不断,医药公司上市一潮未平一潮又起。

  近日,核心产品为开喉剑喷雾剂的贵州中成药企业三力制药更新其IPO招股书,继续向A股发起冲击。

  但是,公司业绩过于依赖单一产品,非OTC销售费用畸高,报告期内数次因环保和税务问题被有关部门处以行政处罚等问题,均成为公司登陆上交所的“拦路虎”,公司布局全产业链能否有效加深护城河?

  一款产品打天下

  8月14日,贵州三力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三力制药”)更新其IPO招股书,拟登陆上交所募资2.37亿元,主要用于生产线扩建。

  作为一家专注于咽喉疾病中成药和儿童专用药的中成药企业,三力制药的核心产品为开喉剑喷雾剂及其儿童版。这两款产品均为公司的独家品种,且为国内唯一经食药监批准的喷雾剂型儿童口腔咽喉疾病专用药。2018年,公司这两款产品卖了近3000万瓶。

  2016年-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5.15亿元、6.38亿元、7.22亿元,归属净利润分别为7487.97万元、8762.82万元、11048.25万元,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收和净利分别为3.48亿元、5507.97万元。

  开喉剑喷雾剂是公司营收的绝对主力。2016年-2018年,开喉剑喷雾剂及其儿童型实现收入合计4.88亿元、6.12亿元、6.93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4.91%、95.80%、95.89%,2019年上半年这一比例达到96.65%。

  公司业绩稳定增长的同时,应收账款也在不断走高。

  2016末-2018年末及2019年上半年末,公司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1.23亿元、1.81亿元、2.00亿元、2.06亿元,占当期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2.37%、42.49%、50.63%、44.49%。

  销售费用畸高

  三力制药毛利率处于行业较高水平,报告期内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65.04%、66.47%、65.42%、66.75%。

  不过,公司绝大部分毛利都砸向了市场。2016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公司销售费用2.38亿元、3.03亿元、3.37亿元、1.53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率分别为46.21%、47.49%、46.68%、43.97%。

  在IPO招股书的行业对比中,三力制药的销售费用高于主要竞争对手济川药业(29.770, -0.11, -0.37%)(50.83%)、桂林三金(13.700, 0.02,0.15%)(28.58%)、江中药业(12.860, -0.03, -0.23%)(28.66%)、葵花药业(14.940, -0.20, -1.32%)(32.36%)等企业的整体水平——更为关键的是,对比企业的主要产品为OTC,而三力制药的开喉剑喷雾剂并非OTC。

  公司的销售费用中,9成以上为市场推广费;其中,会议会展费和学术推广费又占到市场推广费的9成。

  三力制药是行业中典型的重推广、轻研发药企。报告期内,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1823.38万元、2305.15万元、2640.59万元、1092.55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仅为3.54%、3.61%、3.66%、3.14%。

  公司2017年调整销售策略,开始推行“人海战术”,当年,公司销售人员从上年的31人飙升至107人,2019年上半年继续增长到127人。

  销售人员翻倍增长推高了公司的开支,但并没有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2017年之后,公司营业收入的增速反而下降了。

  因环保和税务问题被行政处罚

  2016年4月中旬,三力制药所在的贵州安顺环境监察部门对公司进行现场检查,发现公司的污水处理设施正在进行调试,水污染物在线监测系统未安装,污水处理工艺未按照相关要求进行建设,并出现外排生产废水超标的情况。

  因此,安顺市环保局对公司进行行政处罚,责令公司停产整改并处罚款5万元。

  积极整改之后,2016年4月28日,公司才获准“原则同意恢复试生产”。

  另外,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三力健康还因为税务问题被有关部门处以行政处罚。

  三力健康因未按照规定期限办理纳税申报和报送纳税资料,于2016年10月21日收到行政处罚决定。

  三力健康及时缴纳了罚款并纠正了该项行为,自2016年10月起正常申报。直到2018年7月5日,贵阳市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地方税务局出具《证明》,确认贵州三力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于2016年10月解除非正常户。

  报告期内,公司涉入多起诉讼纠纷,包括合同纠纷、追偿纠纷等各种类型。

  实控人接班时年仅26岁

  三力制药前身三力有限成立于1995年,创始人张乐陵持股90%,几年之后,张乐陵家族通过受让股权实现100%持股。

  出生于1985年的创始人之子张海,留学归来后进入企业,最开始在一线历练,2008年1月至2009年12月担任公司贵州地区销售经理。2010年开始,张乐陵将股权逐步转移至张海名下,张海也以销售总监为跳板接管公司大权,2011年9月开始担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彼时,张海仅26岁。

  作为一个家族企业,张海直接持有三力制药51.47%的股份,张海的母亲王惠英直接持股15.17%,为公司二股东,张海的岳母凌宗蓉直接持有公司0.1%的股份;张海的配偶凌梦遥,2018年3月之前在公司担任董事、副总经理。

  除了三力制药,张海此前几年还投资了贵州植萃研(化妆品)、杭州指间游(游戏)、贵州赛尔斯(电商)等公司,但就在公司披露IPO招股书之前,贵州植萃研和杭州指间游注销。

  张海停掉名下的多元化业务,正一心一心把老爷子留给自己的三力制药推上市。近几年,三力制药在中成药业务之外,创立或投资了三力健康(儿童诊疗)、新融医药科技(技术服务)、诺润咨询(企业管理咨询)、紫云长萌(中药材生茶基地)、安徽久奇(中药饮片)等公司,剑指全产业链,无疑是想为上市增添砝码。

  IPO前股东抛售股份

  发起A股冲刺之前,三力制药曾于2015年8月挂牌新三板,“实习”几年。

  2013年-2015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59亿元、2.67亿元、3.59亿元,归属净利润分别为1937.30万元、2899.42万元、5261.01万元。

  2018年6月,公司终止新三板挂牌,半年后,披露IPO招股书,正式向上交所发起冲击。

  值得一提的是,终止新三板挂牌同时,公司集中修订了前几年的报表,对大客户构成、区域收入构成等指标进行大规模修订。

  终止挂牌到披露招股书的半年时间里,有多名股东“抛售”公司股份。

  为了清退公司背后的“三类股东”,实际控制人张海等受让5名股东的股份,最高转让价格15元/股。

另外,“受IPO进程不确定较大、退出时间过长等因素影响,部分投资者在申报前转让了股权”,仅仅相隔了两三个月时间,转让价整体下跌,有几笔转让甚至低至7元/股,打对折都不止。